体育与健康

这个23 岁女孩刚筹资 2200 万美元,抗衰老领域将成为投资热点

2017年8月31日

劳拉·戴明(Laura Deming)不是你想象当中的一般风险投资家。话说回来,她在很多方面都不一般。

首先,这位 23 岁的新西兰人是在家中接受教育的,她在此过程中爱上了数学、物理学以及可能是最有趣的衰老生物学。事实上,戴明变得非常醉心于衰老问题。在 11 岁时,她给专门研究衰老遗传学的知名分子生物学家 辛西娅·凯尼恩(Cynthia Kenyon)写了一封信,问她能不能去参观凯尼恩位于旧金山的实验室,当时戴明一家正在旧金山湾区旅游。凯尼恩同意了。在那次参观之后不久,戴明又问她能不能到实验室工作,凯尼恩再次同意了。

戴明一家搬到了美国,以使这件事成为可能,他们大概不会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事实上,在 14 岁的时候,戴明被麻省理工学院录取;两年之后,在 16 岁时,她又从学校辍学,因为她被彼得·泰尔(Peter Thiel)为期两年的泰尔奖学金计划接纳了,该计划会向那些“想要创造新事物”的年轻人提供 10 万美元资金。

在通常情况下,那些“新事物”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演进的。但这不适用于戴明,她提出的想法是创建一家风险投资基金,为那些致力于解决衰老问题的初创公司提供支持。此后,她把这个早期概念变成了 长寿基金(Longevity Fund),这是一家从事早期阶段投资的风险基金机构。长寿基金刚刚完成第二期基金的募集,总额达到了 2200 万美元。

周二早些时候,TechCrunch 对戴明进行了采访,以更多地了解她的人生历程以及她在押注哪些技术来延长人类的寿命。

TC:一切都始于一封发送给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的电子邮件,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戴明:(辛西娅·凯尼恩)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

TC:你在她的实验室究竟是做什么的?

戴明:我们研究透明的小蠕虫,我们会把蠕虫放在一片胶状营养物上,然后改变它们的遗传物质,观察会发生什么事。它们是活得更久一些,还是更快走向死亡?如果我们让蠕虫挨饿,它们能够活得久一些。如果我们让蠕虫挨饿,并同时关闭某些基因,我们能不能让它们活得更久一些呢?我那时很天真,但我真的很想制造出有史以来最长寿的蠕虫。(笑。)

TC:你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什么?

戴明:我实际上主修的是物理学,但我继续在几家实验室工作,其中就包括莱尼·加伦特(Lenny Guarente,这是一位以寿命延长研究闻名的生物学家)负责的实验室。那些工作充满了乐趣。我原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科学家,但一位熟悉泰尔奖学金的研究生对我说,我应该申请这个计划,我也是那样做的。很有趣的是,泰尔奖学金的一位理事最近告诉我,他原以为我会失败,即便他很支持我。在我们完成第一期基金的资金募集后,他说:“我从未想过这事能成。”

TC:为什么?

戴明: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不久之前,如果你跟大多数风险投资者谈论衰老问题,他们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价值。我认为,抗衰老是一门非常年轻的科学,他们还没有听说过。与此同时,我很关心衰老问题,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但这跟试图解决癌症问题的生物技术公司没有多少区别,如果你相信那些抗癌的公司,那么你也应该关心抗衰老的公司。

TC:你为第一期基金筹集了多少资金?

戴明:总共 400 万美元,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说实话,我原以为 10 万美元足以建立一个基金,直至我来到旧金山并意识到这些钱只够在这里生活两年。当我开始筹集资金时,我 17 岁,还没有达到签订合同的法定年龄。我之前从来没有管过钱,但我可以跟别人谈论科学,并凭借这一点把他们拉入伙。最终,我们聚集了非常了不起的主要投资者,我们对 5 家公司进行了投资,这些公司证明这一策略是合适的。

TC:彼得·泰尔是那些主要投资者之一吗?

戴明:我们不谈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

TC:你说的是“我们”,但你是长寿基金唯一的普通合伙人,对吗?

戴明:没错,但我拥有很多后端支持。长寿基金的架构还让我可以引进不同领域的最优秀专家,所以并不是我一个人负责所有的投资交易。

TC:这些顾问能够从公司获得股份?

戴明:有时候。另一些人——尤其是研究生——喜欢一次性结清费用。我们会找到适用于一个人的最佳激励措施,并予以配合。

TC:你投资的公司之一是 Unity Biotechnology,该公司正试图通过治疗来逆转衰老。他们本周是不是刚刚完成了大规模的 B 轮融资

戴明:是的。这个投资组合中的所有公司都至少完成了 3000 万美元或金额更高的 A 轮融资,成功进入概念验证阶段。

TC:鉴于所涉及的金额,你们的计划是不是针对成功获得突破的公司建立特殊目的载体(SPV)?

戴明:我们愿意帮助有限合伙人继续跟进,所以我们会以任何对双方有利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就拿 Unity 来说,我们尽早投入了资金,因为执掌该公司的 内德·戴维斯(Ned Davis)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我们认为 Unity 的抗衰老理论将会获得成功。

TC:你预计刚刚完成募集的第二期基金会投资多少家公司。

戴明:8-10 家公司。

TC:考虑到投资者似乎在突然之间更加关注衰老问题,你觉得自己的工作会变得更加艰难吗?

戴明:不会。我们做出一笔投资交易要花费长达 6 个月的时间,甚至在那些公司开始融资之前就会进行追踪。这是有限合伙人真正看重我们的东西;他们知道,当他们掏钱出来投资时,自己不用再做什么尽职调查,因为我们已经审查了一大堆东西,我们知道这是(特定垂直市场)最好的投资对象。

早些时候,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吸引其他投资者进入这个领域,并说服他们相信抗衰老已经成为一个投资热点。现在,这已经不是问题,这很棒。我们的工作是帮助公司拉到其他投资者入伙,所以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个领域开始变得红火。

TC:你审查过很多技术,我不得不问:你是否觉得这些 新的输血初创公司 真有 HBO 电视剧《硅谷》说得那么有趣?

戴明:(笑。)虽然在科学上很有趣,但我觉得媒体对他们的讨论有些过火了,因为这有一些吸血鬼的意味。谈论控制衰老过程的新遗传调控因子,那相当乏味。但如果你写一篇喝自己 5 岁孩子的血来延长寿命的报道,文章会得到更多的点击量。

翻译:王灿均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