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与文创 大师智慧

台湾媒体人谈媒体转型?!让媒体成为记者的网红平台吧

2017年10月10日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身边很多记者朋友,我认识的记者,大多正直、想写出好新闻、想帮读者挖掘事实真相、想把新知新科技带给读者,而且严重过劳的。

如果他们要赚钱,顶着好学历,选择机会很多;也有很多跳入产业界的机会。

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让他们失去了热情,让他们一个一个离开。

媒体老板的短视,和阅听习惯的改变互为因果。阅听习惯变越快,老板也只能更加短视,而越短视,阅听众被赶往社群网路寻求新闻真相的速度也就更快。

在行业的朋友加油!内容是永远有价值的,只是要找到对的形式、对的情境、对的载具,就可以产生可维续的经济价值。 例如,挖掘新闻,能不能把落于文字的稿子,变成带读者求知的历程?用直播、用通讯软件;例如采访大老板,可不可以变成直播,带大家面对面大老板,打赏的群众可以问大老板自己想求知的问题?

是的,媒体要找新的形式!

但,说得容易,其实每一个媒体高层心里都知道典范正在转移,传统纸媒、电视媒体的光荣时代正在逝去,每一个媒体高层无不尝试著各种转型、变现。 有的尝试做办展览,有的尝试经营进阶会员制,有的经营演讲论坛,有的成为活动公司,但是至今也没有人敢说成功。

而时空不站在传统媒体这边,传统媒体上的广告预算要来越少,眼球越来越留在手机和电脑前面,而努力进行网络转型,广告预算还是被搜寻引擎和社群入口截留了大部分。 而新闻的本质:报导出阅听众应该知道的事实,也很难做好。

民众认为记者不做好新闻,记者觉得老板不支持编采、业务分离,读者只爱看色腥羶新闻,媒体主管被老板给下来的KPI、生存的压力、业绩的压力压得死死的,但是老板有错吗?老板觉得我经营媒体、努力让媒体员工有份薪水,当然不能和钱过不去。

这个结构大家都知道、一环扣一环,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改。

现在的时代,小众的媒体、Curation型的媒体、人力精简的媒体,只要找到利基应该都还可以活得算滋润。但是对于传统大编制的媒体,养了大编制的记者,转型就像割自己的肉,但是不割肉,血还是一点一点地流失。

问题很简单,钱从哪里赚来,媒体就会朝向谁的立场。

最早的报纸,是读者花钱向街头派报童买的,因此记者报导的是读者喜欢的新闻。后来,因为读者喜欢看,媒体读者越来越多,因此广告主也在此刊登广告;在报纸发行量还有数百万、数十万的时候,读者的喜好和广告主的影响力还能维持平衡,但是当报纸的读者越来越少、订报收入大幅降低的时候,广告主的影响力就不成比例的扩大了。

所以回到原始点,要让媒体活得很好,有正面的影响力,就得让媒体的钱是从读者身上直接赚来的。

++++

该怎么办?既然前面开了头提出了一些点子,我就继续延伸下去提出一个传统大媒体的转型策略。

例如,挖掘新闻,能不能把落于文字的稿子,变成带读者求知的历程?用直播、用通讯软件;例如采访大老板,可不可以变成直播,带大家面对面大老板,打赏的群众可以问大老板自己想求知的问题?

直播打赏、众筹、订阅的模式,都是现在各国网红已经在做、而且证明可以变现的模式。如果这些网路上网红变现的模式可行,那媒体可不可以转换成为一个大的网红平台?媒体记者可不可以成为产出各种新闻内容的网红?

17上面有很多直播主,17扮演直播平台,17赚饱饱,直播主收打赏也赚饱饱。

罗胖的「得到」平台上有很多知识网红,网红赚到钱,平台也赚到了钱。

从「媒体」的定位,转型成为记者知识网红的「平台」。

传统大媒体的记者,跑了很多年的领域,有敏锐的新闻角度,有深厚的产业知识,人脉关系,可以知道採访谁,可以採访到有份量的受访者,这是优势。

如果今天每一个线路的记者,每天的工作(或每周或每月,由记者自行决定自己的定位),是在平台上提出自己的采访提案,让观众赞助个几十元募资把自己想要读的报导写出来?或者付费的读者观众可以听到记者把数百字采访报导中的内幕用说书的方式生动地表达出来?

或者让读者点菜,投资人读者提出题目和赞助资金,让财经记者深入挖掘出某家上市公司的实际通路销售业绩?艺人的歌友会粉丝共同赞助,让娱乐记者去采访自己偶像,挖掘粉丝最想知道的问题?也或许车线记者善于经营社群,那就搞个俱乐部,让参与的粉丝有机会体验最新车款,参与假日车聚活动。

这时候,「媒体」就转型成为「平台」,记者募到的资金,媒体作为平台,提供流量、聚集目光,比照Apple、Google抽个几十趴不为过。媒体就成为这数百位记者网红的平台,从外部行销聚集人气,把人气流量转换成对于记者的赞助或订阅。

把记者的能量释放出来,直接面对读者,记者作为一个独立的网红,会摸索出自己的经营模式。

或许你会说,过去台湾也有一个新闻募资网站SOSReader,似乎没有很成功。但是SOSReader没有足够社会知名度和流量,传统媒体虽然还在衰退中,但是大多还有一定的读者和网站流量,要把一个平台拱起来还不算难。其实,我们都已经看到台湾群众募资的能量惊人,我们也看到了《渣志》、《台味志》新闻募资成功,社群网红张嘉玲成功的让社群赞助了两次国外採访行程,并回馈赞助者面对面的分享会。

或许你还会问,如何避免财团、广告主透过平台赞助机制影响新闻?其实没问题,只要单笔大额赞助必须在平台上公开赞助者,并且明显标注赞助文章让读者知道,就能避免欺骗之嫌;而记者也必须取捨,如果为了收取厂商大额赞助而做出过于偏颇或不实的新闻,未来在读者心中的公信力就会降低,不利于长期个人品牌经营。

如果你是媒体经营者,觉得这个idea不错,请赶快做,平台生意的竞争,最终只能让一大活得很滋润,第二家还可以,后来的就很难获利,或者必须守著利基媒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