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 大师智慧

【编辑推荐】在加密货币领域,超级大赢家会选择走哪条路?

2018年7月7日

「在加密货币领域,超级大赢家会选择走哪条路?」针对这个问题,有三个基本的假设。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详细介绍这些假设。这三个假设都达到了相同的结果:大量储藏价值。这些假设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到达的路径不同。

价值储存假设

价值储存(SoV)假设是最直接的,也是最符合对货币、经济和稀缺性的历史性理解的。这是三种路径中最保守的一种,它假定关于货币和稀缺性的旧模式在用于预测未来时也会保持相对不变。

基本上,价值储存(SoV)假设认为加密货币中的超级赢家只需要具备以下特征:

  1. 自我主权:在不诉诸暴力的情况下,没有人能把储藏的价值从它的拥有者那里夺走。
  2. 抵制审查:没有人能阻止它的拥有者消费自己储藏的价值。
  3. 稀缺性:拥有固定的、或至少是高度可预测的,且无法作弊的货币供应,同时,这种货币供应再没有广泛的社会共识的情况下,不能被人操控。
  4. 安全性:人们必须相信,他们不会因为实际的原因,例如丢失密钥,或技术原因,例如智能合约被破坏,而损失钱财。

最极端的储藏价值理论认为,储值型虚拟货币本身并不需要非常有用——交易费用高,交易确认速度慢,交易本身不是私密的,或者自身不具备可编程性或灵活性,这些都不是问题。

储值型虚拟货币的极端支持者认为,根本不需要为上述四种特性进行妥协,就算某些让步带来的边际效用再大都不行。

如果储值型虚拟货币没有实际的用处,那它有什么优势呢?其支持者认为,只要用户能把储值型虚拟货币转变成更实用的交易媒介,它就已经实现了自身的使命:储存价值。交易媒介可以用于更频繁、较低价值的业务。这就像同时拥有一个储蓄账户和一个支票账户:用户应该将他们的财富储存在储蓄账户中,并且经常将自己的一部分储蓄转移到支票账户,这样消费起来更便捷。

这类代币最热衷的支持者主要是经济学家,或者至少是那些有经济学背景的人。在他们看来,金钱作为一种不可改变的、安全的、不受审查的价值储存工具,其「稳定感」胜过一切日常实用的功能。

在储值型虚拟货币中,较领先的加密资产是比特币、门罗币 Monero 和 Zcash,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比如 Decred。这里面每一个竞争者都在优化某个变量,但总体上认为基础资产只要能满足最低限度的效用就行,不需要非常「有用」。比方说,比特币将抵制审查放在最高优先级别;门罗币优先考虑完全匿名性和可互换性;而 Zcash 以保护财务交易隐私为第一要务,这种方式可能更适合传统金融机构;至于 Decred,则更重视治理。

比特币比其他币种都更拥有对价值储藏理论最极端的解释。如果得用牺牲上述四个特征中的任何一个为代价,来换取一点边际效用,比特币情愿放弃任何所谓的「效用」,相比之下,门罗币和 Zcash 考虑的是隐私保护,而 Decred 则考虑的是正式的治理结构。

效用假设

效用假设认为「最有用的协议」将攫取最多的价值。然而,效用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并且有很多属性在不同的个体和公司眼中见仁见智。考虑到这些属性中有许多不能同时最大化,在一个N维的权衡空间中,协议可以在特定的点上判定价值收益,就给代币的设计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一些主要的效用包括:

  1. 治理方式
  2. 隐私
  3. 交易吞吐量
  4. 确认时间
  5. 灵活性和可编程性
  6. 形式化验证
  7. 有能力遵守现有的法规
  8. 价格稳定

SoV假设的支持者认为,如果在协议层实施这些不同形式的功能,就会迫使代币设计者对储藏价值代币涉及的四个关键特征之间进行权衡,因此带来不利的影响。他们的说法不错,因为如果在协议层实现额外的功能,都得付出一点代价。

效用假设的支持者则认为,为了让协议更有用,增加额外的功能会更快地解决个人和企业面临的问题,加快大家接纳代币的速度,如果再加上网络效应,最终将催生超级大赢家。

这些支持者往往不是经济学家,而是技术专家。在硅谷尤其如此,因为这里的大多数人认为软件将吞下整个世界。硅谷可以说擅长这个领域,硅谷的技术专家们发掘人类尚未满足的需求,构建产品,病毒式地建模,建立庞大的组织来实现这些宏伟的愿景。他们倾向于认为储值型虚拟货币不仅无趣,而且与他们的世界观根本不搭。构建产品的同时却又不能最大化地为最终用户提供实用功能,这样的产品完全就是异端。对相信「功能最大化论」的人来说,金钱在稳定感方面的意义,远不及让数亿人自愿接纳、喜爱并使用某个新产品或服务。

效用假设领域的代表性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现金 BCH、以太坊、EOS、Dash、Tezos、Dfinity、Cosmos、Kadena、Hedera Hashgraph、AION、ICON 和 Polkadot 等。

在加密货币领域中,绝大多数的构建和研究工作都是基于效用假设。

稳定货币假设

从技术上讲,这类加密货币也可以被归入效用假设,不过蛮值得把这类代币当作基础型代币单独拎出来讲一讲。

稳定货币假设的支持者认为,价格稳定是一种相当有价值的功能,消费者,尤其是那些所处国家的政府和货币不稳定的消费者,想要一种价格稳定的资产,这种资产能提供大部分加密资产的通常效用,如合理保障自我主权、抵制审查、保证安全性和不可作弊的货币供应等。

这类代币的支持者认为,如今绝大多数的加密资产都处于投机泡沫之中,而且没有人会因为价格稳定是商业的基本要求,就要在实质商业活动中使用加密资产。

一些人认为真正去中心化的、开放、不受限制、自由浮动的稳定货币在经济上是不可能实现的,一旦有黑天鹅事件发生这些系统就会崩溃。我不会试图去论证稳定货币经济学究竟有没有可能性,不过我相信在稳定货币的可行性方面,或者起码在某些有限的方面可行。

但还有其他一些非经济的挑战期待稳定货币。

从长远来看,看来大多数政府都将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由本国央行在区块链上管理。这么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区块链是政府实施终极监控状态的完美工具。

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政府不可能在比如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样的开放的、不需要许可的区块链上发行法定货币。他们可能会创建可自行控制的私链,这样他们就可以操纵货币供应,这种私链会要求 KYC 合规。

不过,我预计在五年后,会有一个小而稳定的国家政府在区块链上发行自己的货币,且不需要任何 KYC 要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敢肯定一定会发生,对该国货币的需求将急剧增加,从而极大地增加该国的财富。目前还不清楚,一个开放、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将如何迎战一个由政府发起、全球可及、高度市场化、具有抵制审查制度功能且「有资产支持」的稳定型加密货币。

锚点只是人们信任的实体,用于持有其存款并依据这些存款把信用积分发送到 Stellar 网络中,充当不同货币和 Stellar 网络之间的桥梁,Stellar 所有货币交易都以锚点发行的信用积分形式发生

此外,当现有的机构发行由基础法币系统支持的稳定货币时,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将面临竞争。这类系统中首先问世的是 Tether 和 TrueUSD。Stellar 也在通过使用锚点发行的信用积分推广这种形式。

开放、去中心化的稳定型加密货币中,位居领先地位的包括 Maker、BitUSD、Basecoin、Fragments、Carbon 和 Havven。

结论:

价值储存假设与人类对货币和经济学的现有理解最为接近。尽管黄金效用有限,但它在几千年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保值工具。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比特币的目标是成为数字黄金。价值储存假设的支持者并不介意比特币是不是那么好用,反正黄金也不是很有用。

效用假设与技术专家对世界的看法最为接近:软件的设计空间从根本上说是无限且无界的,而且人们可以设计出几乎不做任何妥协的系统。而在必须做出的妥协中,这种价值将不会出现在抵制审查的极端情况下,而是出现在一个N维的权衡空间中,在这个空间里,针对不同形式的效用存在着一个更为灰色的中间地带。

稳定货币假设认为,价格稳定是商业运作的重要特征,而商业才是真正重要的,所以价格稳定应该高于一切。

这些不同类别之间不一定是相互排斥的,很有可能我们最终会看到多条价值达数万亿的区块链。比方说,比特币可能成为数字黄金,而高性能的智能合约平台可能成为人类构建新的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础。尽管在这些系统中有一些网络效应,但这些网络效应并不是绝对的,就像 Facebook 也并没有主宰所有形式的社交媒体一样。

这些系统之间的竞争设计空间是开放式的,几乎无人探索过。在多币资本市场,我们期待着从这些大规模的全球实验中获得宝贵经验。

作者:Kyle Samani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