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不靠谱-关注全球创新与创业

房地产

专为女性设计的工作和社区空间大获成功,6000付费会员,融资1.17亿美元

头像

发布于

当第一家The Wing在曼哈顿Flatiron区历史悠久的Ladies’ Mile旁开幕时,人们为之疯狂,这个专为女性而设的空间吸引了年轻的专业人士,她们渴望与志趣相投的同事共处,尽管2350美元的年度会员费并不低,申请排队的名单依然很长。这个设计时尚的空间里设有淋浴、美容室、哺乳室和私人电话亭等设施,常规的夜间活动系列包括与詹妮弗劳伦斯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小组讨论,难怪空间如此火爆。

The Wing是美国的一个女性专属社群兼共享工作空间。它2016年成立,仅仅两年就吸引了超过6000人愿意缴交一年2350美元的高昂年费加入,在候补名单上有将近8000人等着挤进这个社群。

不仅如此,The Wing至今已经募资高达1.17亿美元,投资方不乏顶级创投。最近一笔融资发生了2018年12月,获得了红杉资本领投的7500万美元C轮融资,其他投资人还包括Airbnb和WeWork。

目前The Wing在纽约、华盛顿和旧金山拥有6000名会员。另外公司还计划于2019年在西好莱坞、芝加哥、波士顿、伦敦、多伦多和巴黎设立分部。The Wing办公空间也富有十足的女性色彩,它包含了会议室、餐馆、图书馆、书屋、哺乳室、化妆间、浴室和美容室等。会员的价格为215美元。

美国的“女性俱乐部运动”文化

说起TheWing,就不得不提下女性俱乐部运动。女性俱乐部运动在19世纪晚期至20世纪初形成,到上世纪30年代当时纽约市共有600个这样的组织,全美共有5000个。

1868年,美国知名报纸专栏作家FannyFern被纽约新闻俱乐部(NewYork Press Club)的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Dickens)拒之门外,该俱乐部里是清一色的男性。FannyFern的事后说道,她被邀请“通过一扇门来听取演讲”。1869年,FannyFern 效仿当时纽约男性新闻俱乐部成立了美国第一个专业的女性俱乐部Sorosis。

上世纪20年代,女性俱乐部不再是中产和富有阶层女性的专属,更多职业女性以LadyFlashers,LadyMillionaires和LadyLiberty等名义参与进来。到了20世纪70年代,女性俱乐部更多参与到了社会问题的探讨中。如芝加哥妇女解放联盟的JaneClub建立了一个堕胎提供者网络,波士顿妇女保健联盟出版了“我们的身体”。

TheWing就是基于这样的“女性俱乐部运动”文化。该公司种子轮筹资250万美元,A轮筹资800万美元。A轮由早期风险投资公司NEA领投,凯鹏华盈等参投。并在2016年10月,TheWing邀请了200位杰出女性成为俱乐部会员,其中包括说唱歌手RemyMa,“Girls”制作人LenaDunham,Glossier公司首席执行官EmilyWeiss等。

打造多功能于一体的新型社群

以前讲到「第三空间」,人们想到的是星巴克,现在更有可能是像The Wing这种的新型态社群。

与其他共享工作空间不同的是,TheWing除了提供舒适的工作空间外,还有它的社交功能。TheWing会组织各类丰富活动,从职业咨询到身体保健,从专业讲座到主题派对。这让很多女性朋友既能认识新朋友,丰富生活,还能结交商业伙伴。

同时,TheWing 在组织各类活动时,也会和其他公司合作。因很多婚礼选择在夏天举行,TheWing便与IsabelHalley合作组织了陶瓷打折活动,帮大家囤一些手工陶瓷的结婚礼物送给朋友。TheWing还会组织庆祝LGBTQI社区的派对,期间还组织塔罗牌占卜,以及类似于集市的活动,可以购买同性恋独立艺术家创作的作品。

TheWing还贴心的为女士们提供了补妆室。里面准备了吹风机、卷发器、欧莱雅手霜和喷雾。但同时,也被CNBC的体验记者诟病有些华而不实。记者总结TheWing为“pinkand pricey”,又粉又贵。TheWing虽然提供食物,但需要另外付款购买,并不包含在215美元的会费中。另外,工作期间会一直有背景音乐。如果你是个需要安静环境静心工作的人,那这里可能不能满足你的需求。但记者也同意,她在TheWing的期间,确实认识了很多有趣又努力的现代女性。一位从事公关工作的女士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甚至邀请了她一同参加画廊活动。

但说到底,一个社群的关键,硬件、服务都还是其次,关键还是会员社群够不够有吸引力。毕竟,让人们愿意付钱的,是找多更多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能够帮助自己成长的关系,而不是一个充满酸言酸语的环境。这些,目前的社交网站做不到。

为了筛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The Wing的申请表像是心理测验加小论文的综合体:你讨厌哪些受大众欢迎的电视剧?你最近最常重复听哪首歌?你最欣赏的复杂的女人是谁?你在哪个电视剧角色中看到自己?这些问题,都是让The Wing更清楚每个申请者的个性,以及他们背后的故事。

全世界都在期待社交模式变革

现在很多人表示开始减少社交媒体、朋友圈的使用。日复一日,回不完的工作信息,刷不完的朋友圈,不断查看新消息的失落与唤起……这些无孔不入的焦虑感,让一部分人在社交网络上无奈做出了选择 ——断 舍 离。 关闭朋友圈并不是“装逼”,也不是“作”。而是因为,社交网络俨然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个“人造器官,在与它融合的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人无法在社交网站上感受到连结的温度、朋友圈沦为炫耀以及点赞的工具、微博上的你来我往沦为互相攻击,自由的言论空间反而让更多人不敢说话…等等的困扰,都代表了如今的使用者开始期待更深刻的社交模式。

以TheWing为代表的实体社群开启的社群新实验正要展开,或许也象征人们厌倦了名为社交、实为炫耀的行为,开始反璞归真的开始。

__________
商业改变世界,创业就是交朋友。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聊未来:jackhe2013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留下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房地产

孤独是门好生意

头像

发布于

共享办公空间,交友软件,成年人的集体宿舍,都在贩卖人际关系。


“到头来,她葬送了数百条人命。”艾米莉神情严肃。这位说话温柔的金发女子今年27岁,正在和她的新舍友介绍伤寒玛丽的故事。两周前,艾米莉搬进了她位于布鲁克林的公寓。现在,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和一群她希望能称作朋友的人一起,一边观看奥斯卡典礼,一边闲谈着大规模死难。电视间位于这栋三层居民楼的地下室,里面挤满了二十个人;他们主题迥异的对话时分时合。人们看着电视,同时闲聊着,分享意见,交换着电影冷知识。这群人充满活力,年轻而又多样。

本·史密斯(Ben Smith)的生意贩卖的正是这种交流——或者说温情。史密斯是Tribe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该公司的口号是“我们帮你交朋友”,他们在布鲁克林运营着七处共享生活空间。Tribe提供精装修房,租金略贵:多人间的一张床位每月要750到950美元,而单人间要1150到1700美元,卫生间和厨房则需要与他人共用。不过,按史密斯的说法,“真正的产品是一起住的人。”

Tribe有不少住户最近才搬到纽约市,而公司的目标就是为他们提供提前打造好的社交关系。“在纽约可以过得极度孤独,为了新工作而搬到这里的人应该特别有体会,”史密斯说。初来乍到,如果什么人都不认识,就不免陷入上班回家、两点一线的陷阱。“在和我们一起住之前,不少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在大学毕业后搬到旧金山时,艾米莉已经体验过了这样两点一线的可悲生活:自己的房间——办公室——自己的房间。她生性安静但不腼腆。可她的同事寥寥无几,也没能和在Craigslist上找到的室友熟络起来。一年过去了,她一个知心朋友都没交到。“糟糕透了。”

今年冬天早些时候,艾米莉搬到了纽约。比起直奔Craigslist,她在网上搜起了共享生活空间。Tribe看上去是最注重社区氛围的,因此她申请加入,通过之后就搬了进去。这一次,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艾米莉的经历并不少见。孤独感无处不在,特别是在年轻人之间。我们从美国的这一头搬到另一头,不少人从经营多年的社交网络中分离开来。我们晚婚晚育,甚至直接不婚不育。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工作,常常是孤军奋战,不受传统办公室的约束,也没有和同事们战友般的友谊。

当然,搬家、独自生活、不结婚成家,或者放弃朝九晚五的工作,为灵活投向自由职业,这些举动的背后都可以有合理积极的原因。但和这些社会变动同步出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感到迷茫,没有归属感,或者缺少线上生活之外的社会支持系统

资本主义厌恶真空,而踏进这片集体社交虚空的是成群的公司和企业家,兜售着结束社交孤立的法宝。近十年来,“随叫随到”的人际关系已经变成了一门红火的生意,也是强大的营销机会。从共享生活公寓到共享办公空间,到帮助建立人际关系的app,促进人际关系的服务获得了不少投资和基础设施。但这些解决方案真的管用吗?还是说这只是一张昂贵得令许多人望而却步的小小创口贴,由风险投资撑起来,却勉强盖在了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上?

目前估值470亿美金的WeWork自2010年成立以来,明确地将促进连接奉为企业宗旨的一部分。如联合创始人米格尔·麦克尔凯维(Miguel McKelvey)告诉《纽约时报》的那样,公司不只是“打造办公空间”,而是“建立全新的基础设施以重建社会关系,重新提升人际关系的潜能”。WeWork在全国各城市有数以百计的竞争对手,它们也大多如此宣传:它们不只是供人专心工作的场所,更是有意义的人类互动的孵化器

2016年,WeWork发布了WeLive,在共享办公的宗旨之上更进一步,直接让成员住在一起。(其官方的目标是“将昨日僵硬、孤立的住房模式,转化为今日灵活、社区驱动的体验”。)自那以来,共享生活已经从怪事一桩,变成吸引年轻新居民的城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纽约、华盛顿特区、奥斯汀、旧金山、西雅图和丹佛都有它的身影。

随着共享办公和居住空间逐渐流行开来,帮助用户建立线下关系的服务也日渐风靡。Hey Vina创立于2015年,是一款为女性交友而设计的app。几个月之后,约会软件Bumble推出Bumble BFF,提供的是同样的服务。今天,交友软件如此之多,以至于每一类人都能选择专属于自身群体的软件。新手妈妈想和别的妈妈做朋友?试试Peanut。狗主人想认识别的养狗的人?用Meet My Dog。如果你想和别人交流爱好,无论是学一门新的语言,还是“谨慎地使用宗教体验致幻剂(entheogens)来探索内心世界”,都能用Meetup找到自己的伙伴。

尽管形态各异,这些公司都承诺能提供人际关系。“我们之所以在做这个事情,是因为我们相信,帮助人们融入群体有着巨大的价值。”创立Tribe的史密斯说道。

毫不夸张地说,社交痛苦会改变人心智的运作方式。神经科学家约翰·卡乔波(John Cacioppo)生前在芝加哥大学做了将近二十年关于孤独感的研究。在他带领下,研究人员找到了有力的证据,表明长年累月的社交痛苦会影响大脑,使其进入自卫模式。这就是为什么孤独的结果如同悲剧——它会像陷阱般将人牢牢锁住。孤独的大脑高度警惕,无时无刻不在感知社交威胁。这种机制让神经系统时时刻刻草木皆兵,摧残身体的同时催生更多的孤独感

最近,一项共有两万名成年人参与的全国调查发现,将近一半的美国人表示他们时常或者总是感到独自一人、无所归属。然而,史蒂夫·柯尔(Steve Cole)表示,相关的报道经常把孤独感(loneliness)和独自一人(aloneness)混为一谈。这位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基因学研究者经常与卡乔波合作。与媒体报道的观念恰恰相反,孤独感是主观上觉得缺少有意义的人际关系,或者无所依靠。这个区别十分重要

将我们与社交关系网断绝开来的场景,在现代生活中比比皆是。上大学,为工作搬家,失去家庭成员,迎来第一个孩子,全都可以暂时把我们推入社交痛苦的状态。“在学术研究中,长期孤独和短期孤独是有区别的。”爱丽丝·王(Alice Wang)说道。她现任爱荷华大学蒂比商学院营销学副教授,专注于研究孤独感和社交排挤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

与长期孤独的人不同,因为情况有变而孤独的人还没有陷入习得性的被动;远离朋友家人的大学新生就是很好的例子。相反,他们渴望建立连接。对于这群人,王表示,提供社交机会建立连接的服务或许有用

然而对于终年寂寞的人来说,仅仅是社交机会很可能远远不够。让大脑过载的人进入有陌生人的社交场合中,“实际上可能会让事情恶化”,柯尔说。这些公司是在尝试着回应明确的社会需求,但是,“我们沒弄懂这种渴望,也没搞清楚它存在的原因。”

2009年,时年23岁的奥莉维亚·琼(Olivia June)决定搬到旧金山。尽管没有任何具体的职业规划,她十分喜欢这座城市,而且最重要的是,姨妈让她暂住自己家里,不收一分钱房租。

适应新城市的过程十分寂寞。在这周围,她一个好朋友都没有,而在家待业的她也交不到好朋友。日日夜夜都在刷剧中模糊地度过了。(《全美超模大赛》特别好看。)琼现在还记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女孩们的笑声,引来自己惆怅地望向窗外。看着她们走在去早午餐或者瑜珈课的路上,她想着:我怎么样才能认识她们?我怎么样才能成为她们?她孑然一身,却甚至不愿意认清孤独的感觉;这太让人羞耻了。从姨妈家搬出去之后一个月左右,她试过钻OkCupid⁴的“后门”,在上面约看到的女孩子出来玩。只是做朋友的那种。

“我遭到了无数拒绝。”

用这种方式,琼最后还是有了几次朋友之间的约会。而无论是在公交车站,在家附近的咖啡馆排队,还是做志愿者,琼都和人闲聊,也慢慢地认识了更多的熟人。尽管如此,她还是很难找到“自己人”。2012年,为了广撒网,她开始在市里的许多葡萄酒酒吧里组织下午酒会。和与会的人交谈后,她意识到寂寞与被孤立的感觉很是普遍

2015年,琼创立了Hey Vina,一款帮助女性结交新朋友的app。反响热烈极了。几个小时之内,就有一千多人注册。一个星期内,数字变成了十万多人。今天,这款app有上百万的用户,在158个国家提供服务。

在Hey Vina发布之际,约会网站Bumble也收到了很多用户请求,这些用户希望除了浪漫关系,发展朋友关系也能有一种轻松的方式。“一旦踏出了大学校门,交朋友就再也不容易了。”首席品牌官亚历克斯·威廉森(Alex Williamson)说。2016年,这家公司发布了Bumble BFF,这个功能就是为寻找友谊的女性设计的。

今年24岁的史蒂芬妮·劳丽是高级会计师,在位于西雅图的Moss Adams工作。去年和男朋友搬到一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也属于缺乏友谊的人。“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我发现自己的朋友关系都有点肤浅。”其中,她和几位大学闺蜜的情谊都围绕着喝酒和参加派对。现在,当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了,她开始更加认真地考虑婚礼的事情,特别是,“如果很快就要结婚了,我要找谁当伴娘?谁会答应?谁能抽出时间,履行这样的承诺呢?”她说,“我好像找不到谁。”

去年六月,她注册了Bumble BFF。她的第一印象是,不回消息在Bumble BFF上面和Bumble本身一样泛滥成灾,甚至更糟糕。App里面有很多看上去很有趣的人,但要在现实中见面就不容易了。她总是和觉得有戏的人配对,互发消息,约个咖啡,结果就被人放鸽子,还经常不事先通知。“第一次的时候,我心想,‘这人真不靠谱。’”她说,“但这种事情至少发生六次了!”(不回消息在Bumble BFF上面确实是个问题,威廉森承认,同时公司也在尽力改善。“我们是价值观驱动的公司,而毫无征兆就不回消息的做法违背了我们全部的价值观。”)

尽管劳丽还没在这款app上交到任何密友,她打算继续划着手机。九月,她成为了一名Bumble城市大使,意味着她接受公司的报酬,负责每月在西雅图组织活动。最近天气变得越来越好,她希望人也能靠谱起来。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Tribe的体验,布雷登表示。这名外向的新西兰人去年刚搬进这个共享生活空间。尽管大多数住户都过得很好,有的人难以合群。自从他搬进来,有几个人已经自愿搬走了。用布雷登的话来说,这些人体验到了“社交管制”:“这可能关乎性格……你就是没法合群。”

肯尼斯·斯特林(Kenneth Sterling)是Tribe的业务管理总监。他明确表示,Tribe面向的人群不仅要有融入群体的想法,还要有能这么做的社交能力。这意味着有踏出房间的意愿,但也暗示需要落入特定的年龄区间。虽然Tribe集聚不同种族的人——按首席执行官史密斯的说法,百分之五十的住户都是有色人种——却没有人看上去超过35岁。

大家心知肚明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要加入这里,成员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尽管Tribe没有纽约的很多共享生活空间那么贵,但它也远远称不上便宜。哪怕是多人间的食宿费也让许多年轻的新纽约客无力承受。(Tribe曾经运营过一个非正式的奖学金项目,为一位创业者和一位电影制作者提供六个月的免费食宿。史密斯称,他希望将来能继续这项计划。)

申请过程包括视频面试和信用检查,目的是测试申请人的经济和文化契合度。但筛选过程并不完美。“有些人一开始会比较腼腆,但最后他们能和社区里的人打成一片。”斯特林说,“我们也遇到过一些没能成功融入的人。我们会把事情处理好,让他们可以搬走。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营销学的王教授表示,对于长期孤独的人来说,过分敏感的心态是个问题。孤独的大脑长期过载运行着,它对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社交管制”都极其敏感。“如果感受到任何负面的东西,他们会马上退缩,”她说,“还有,如果觉得别人不需要自己参与也能建立关系,那感觉就更糟了。”听着她说的话,我想起了大学刚开学的那几个星期,一阵阵的笑声和音乐从外面传来,而除此之外房间里寂若死灰,这令人感觉痛苦不堪。

要做什么才能帮助长期孤独的人?按柯尔的说法,那些收集用户数据,或以高于市场价提供办公室和公寓服务,将为投资者盈利作为主要目标的公司,或许并不能提供最好的解决方法。长期孤独是个顽疾,但有些证据表明,向着一个使命或者超越“小我”的目标前进——这常常需要和他人合作——可以帮助孤立的个人重新回归社会群体。

一个社区之所以是社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成员——哪怕那些不总能和他人融洽相处的——都积极地为某种更伟大的事物奋斗,而整个群体都因此受惠。目标可以是为了生存(对我们的祖先来说),为了赶上客户的死线(如果你是某个广告团队的一员),也可以是为了注册投票者(如果你是一个政治竞选活动的志愿者)。

同样的,劳丽,这位Bumble BFF的城市代表,和其他Bumble的西雅图城市大使关系密切,更甚于通过app本身遇到的人。其中部分原因是他们拥有共同的目标:为本地的Bumble用户举办吸引人的活动。他们定期在群聊上交流合作。到了现在,“我可以和他们谈天说地。”劳丽说,“我们的关系很是密切。”

“这些市面上的app全都缺乏这样的使命感。”柯尔说。共享生活公司的价值就在于提供流畅的住房体验,同时自带室友。它们通常位于找公寓令人头疼的城市里,因此十分有用。相亲app则帮助有共同兴趣的人约个咖啡;共同办公集体帮助人们集中注意力,拓展人脉,参与活动。对于身心健康,想要结识新朋友的人来说,这些服务确实能帮上。

艾米莉最近离开了Tribe,和其他四名在共享生活空间认识的朋友一起,搬进了位于布鲁克林的五居室公寓,这套公寓属于他们自己。房租便宜多了——她一个月付850美元,而不是1400美元——而且和她已经结识、喜欢的室友,搬到一个感觉更稳定的地方,让人心情舒畅。“Tribe让我有了这群美妙的好友。和他们在一起,我能自信地说:对,我想留在纽约。”

但我们难以想象那些长期在孤独中煎熬的人,也会有这样的美好结局。建立一段关系,更不要说一个社区,需要容忍风险和拒绝,需要恒心,也经常需要一个凝聚人心的使命,而不只是“认识新朋友”。尽管数百万美元涌进了这些创业公司,要使得期望成为现实,风险投资远远不够。

__________
商业改变世界,创业就是交朋友。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聊未来:jackhe2013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继续阅读

交通和旅游

“以每月四万日元全日本随便住”,多地点住宅订阅模式会成为全球趋势吗?

头像

发布于

每天住不同地方,日本Address Hopper用旅行态度过自由生活。

过去不可能的居家工作职业出现了,而今,日本又出现新兴的族群,「 Address Hopper」。每晚的住在哪里都是当天才决定,在城市各地找新一个下的住所,没错,他们不愿意定点居住。

「 Address Hopper」=「 Address」+「 Hopper」

没有固定的「地址」,行李精简,他们不遵守家的概念,没有固定的住宿,但他们多数都有着正常的职业甚至是知名企业的佼佼者。只因为不想被被局限在同个地方,想扩大生活圈。多数ADDRESS HOPPER共同点是(周末或假日)热爱旅游,经常出差,多数时间他们并不在家,所以不愿意白白付租金,甚至是管理费等等。

2018年末,以“每月四万日元全日本随便住”的广告语成为话题的,是为有住宿需求的人提供全日本无人居住的空屋资源的ADDress公司。

ADDress这家公司的服务很有意思,把日本各地的空房进行改造,一般是一户建改造成宿舍性质,会员每月4万日元可以随便住全日本address的房子。加2万日元的话可以预约独立的房间还可以带一位同伴。乍一看很诱人啊,很适合喜欢到处跑的人,还能解决日本空宅渐多的问题。

首批试用服务从2019年4月开始,招募了30人,为他们提供千叶、群马、德岛、鸟取等地11处房源。2月底时,报名的人数已经超过1100人。并于10月开始正式服务。目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建立45处房源。“到2030年,我们的目标是拥有200,000个房地产和100万个用户。”

在日本类似的模式还有HafH,让你可以以固定价格在世界各地无限地居住。Hostel Life,则以每月15,000日元的低廉价格获得名为“ Hostel Pass”的会员卡,并且可以随意住在合作伙伴的旅馆。

很多专家预测,日本经济在2020年奥运会后会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AI和物联网技术的普及,会影响很多企业的组织结构,不再雇佣一周工作五天的正式员工、将业务细分委托给专业人士、鼓励正式员工开展副业等等。另一方面,地方企业人手不足问题也在不断加深。那么今后,类似一周三天在都市上班、剩下两天到地方企业帮忙等多样化的工作方式将不断出现。

ADDress这类公司的业务正是为了应对这一社会形势而出现。当然,这一商业模式能否成功,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而我们,在这样一个变幻莫测的时代。需要静下来,仔细思考:接下来,要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下去。

延展阅读:一家刚刚募集了3000万美元的会员制租赁创业公司,押宝“生活即服务”

__________
商业改变世界,创业就是交朋友。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聊未来:jackhe2013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继续阅读

房地产

一家刚刚募集了3000万美元的会员制租赁创业公司,押宝“生活即服务”

头像

发布于

“我们正在为人们引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我们称之为“生活即服务”。这是该领域建立的第一家公司,使新一代人能够更加灵活地在不同城市移动生活,设备齐全的公寓遍布全国,所以无论你身在何处,总会感觉像家一样。”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会员制公寓租赁平台Landing近日宣布完成3000万美元A轮融资,其中包括Greycroft领投的2000万美元股权融资和1000万美元债务融资。截至目前,其融资总额达到4500万美元。

Landing在9个城市上线了300套配备家具的公寓,租赁时长为30天及以上。只需支付199美元的年度会费,平台会员能随时选择其他公寓入住。Landing创始人兼CEO Bill Smith称,“住客如果想搬去别的社区或城市,提前三天告知平台便可。”Smith称Landing是一种新兴类别:“生活即服务”。

提供类似灵活搬迁租赁的创业公司还有奢华公寓平台Blueground,该平台出租设计精美、设施齐全的公寓,单次出租时长在1个月及以上,租金低于酒店。Blueground在美国的6个城市上线了3000个公寓,业务覆盖了迪拜、伊斯坦布尔、伦敦、巴黎和雅典。

灵活租赁模式衍生出了度假租赁、企业住宿和长租公寓等,千禧一代推动了这一领域的发展,他们更加青睐自由的生活方式,而不再是稳定至上。消费者观念的转变和年轻专业人士的职业轨迹正在引发房地产行业的新趋势。

不同于Sonder、Lyric和Domio等短租企业,Landing的目标客户是长租房客而非旅客。

Smith表示,“租房的关键在于灵活性,但现实情况下,许多人都受到租约限制,不仅要交押金、花钱购置家具,搬家时还要花费一笔家具搬运费。”

除了灵活的租赁条款,Landing还会向租客提供高脚椅、吸尘器等短期使用物品,为租客省下了一笔临时物品购置费用。Landing还管理着家具供应链以控制成本。

Landing公寓由被称为“房东”的独立承包商管理,承包商负责向潜在租客线下展示房源、欢迎新住户和日常的运营维修。

Landing成立于2019年,目前雇佣了100多个承包商,这一人数将随着业务的拓展而增加。2019年11月,Landing在6个城市推出业务,近期又增加了华盛顿特区、波士顿和芝加哥。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底上线1000套公寓,将业务扩展至30个城市。

__________
商业改变世界,创业就是交朋友。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聊未来:jackhe2013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关于【商业不靠谱】

发掘全球创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点击率,只追求点醒率:点醒读者的几率。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吹牛逼:jackhe2013

成为赞助人

您可以通过打赏来支持网站发展:

比特币: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币: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宝:bbihyq@hotmail.com

如果您确实打赏了小费,请给我发邮件,以便我能说声感谢。

热门阅读

Copyright © 2017 商业不靠谱. 京ICP备10032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