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文创与生活消费

成立3年靠卖羊毛鞋跻身独角兽企业,这家硅谷新创D2C公司如何一夕爆红?

发布于

矽谷最新一只独角兽不是做AI、区块链、电动车,而是一家做鞋子的D2C(direct-to-consumer)模式新创公司「Allbirds」,他们号称自己的产品是「地球上最舒适的鞋子」,穿上它甚至不必再穿袜子,硅谷的大小活动都可以看到Allbirds的身影,成立三年以来已经融资超过7750万美元,估值达到14亿美元,而究竟他们如何靠着一双羊毛制的鞋子,在竞争激烈的硅谷成为新晋身的独角兽?

以羊毛为主打,众筹上线四天资金就爆量

「纽西兰有2900 万头羊,我当时脑中就是想到羊毛。」创办人之一的布朗(Tim Brown)是纽西兰人,他曾是纽西兰国家足球队的副队长,2009年他正面临从职业选手退役的转型时刻,布朗虽然完全没有制鞋产业的相关经验,但作为一位专业的足球运动员,接触过各种不同的鞋款,但他发现多数的运动鞋都很难在功能性和实用性之间取得平衡,于是有了用羊毛来做鞋子的构想。

他跟另一位共同创办人兹维林格(Joey Zwillinger),2014年在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发起了一项募资,「羊毛运动鞋:不用穿袜子、不会有异味」他们当时在众筹网页上这么写到,短短四天的时间就募到将近12万美元的资金,「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会筹到那么多钱,」当时甚至连品牌名称都还没取好,涌入的高额资金,吓得两人提早终止众筹计划。

于是两人开始认真思考把羊毛鞋认真变成一门生意的可能性,两人当时认为美国鞋子市场可以分为专业运动鞋、普通休闲鞋、时尚鞋款三大类,专业运动鞋、时尚鞋款这两个市场已经竞争太激烈,他们发现夹在中间的普通休闲鞋,对手通常不会花太多经费在研发、创新上,生物科技工程师背景出生的兹维林格(Joey Zwillinger),与来在纽西兰的布朗(Tim Brown)决定用「羊毛」作为主打。

Allbirds在创立的前两年只有跑步鞋(runner)和懒人鞋(lounger)两种款式,每种款式都分为男款和女款,售价一律是95美元 ,标榜使用Merino的羊毛制成鞋身,鞋底则是采用尤加利树纤维及甘蔗等天然​​素材制成,取代了传统鞋子的皮革、塑料等原料,正因为羊毛具有控制湿气、温度,以及抗臭的效果,Allbirds的鞋子标榜不需要穿袜子,穿起来就很舒适。

打中科技工作者,Allbirds在硅谷科技圈窜红

从设计来看,Allbirds都是以消费者的角度思考,强调「可以丢洗衣机水洗」打破一般消费者认为羊毛需要保养的顾虑,此外,Allbirds上并没有任何的LOGO,设计非常俐落简洁,也让Allbirds看起来没有太强的运动性,让何场合都适合穿,这样的设计也是回应近年商务、休闲界线越来越模糊的趋势。

Allbirds 创业前期都只在官网上贩售,目前只有在旧金山及纽约设有实体门市,前两年销量已经突破了一百万双,简约、环保的诉求,也立刻在硅谷科技圈窜红,大大小小的场合都能看到Allbirds的身影,几乎已经成为科技新贵、矽谷创投资本家的必备单品。像是Evernote的CEO里斯欧尼尔(Chris O’Neil)、Google共同创办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Twitter 的前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风险投资家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以及玛丽·米克(Mary Meeker)都是爱好者。

「他们在材料科学上的突破,以及公司的愿景是我们投资的原因。」身为投资者之一的风险投资公司Slow Ventures就谈到:「Allbirds有三个优点,首先是材料的创新、其次是不用穿袜子,这几乎是颠覆了鞋的概念、第三是设计简单,这跟苹果公司的极简风格很相像。

简单利落、舒适百搭深深打照许多科技工作者的心,Allbirds推出以来在矽谷培育了一批死忠支持者,甚至有人说:「Allbirds之于湾区,就如同Timberland之于纽约。 」

跃升独角兽,不容忽视的硅谷网络效应

不只打响品牌知名度,资本市场也很买单,2018年10月初,Allbirds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的融资,让公司市值一举突破十亿美元,晋身成新一只独角兽。

事实上,2017年Allbirds得到1,750万美元融资时,市值不过3.7亿美元,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市值就增加2倍以上来到14亿美元,「我们现在有70%的订单来自网络,30%来自实体店。」布朗(Tim Brown)表示,最新的资金可以加速品牌拓展,除了打算增加美国的实体店数量,也计划到英国开设门市,甚至希望将触角延伸到亚洲,目前已经在新加坡物色适合的办公室,然而布朗(Tim Brown)却不愿意透露营运数字,「公司创业以来一直都有获利。短期之内我们都不会考虑IPO。」

Allbirds 除了产品本身很出色,背后更有不容忽视的「硅谷网络效应」,就像是近年风靡亚洲的蓝瓶咖啡(Blue Bottle)、Everlane甚至是更早期的Mac电脑,不同于传统的名牌精品,这些来自硅谷的品牌在网络世代形成了一个新的标签,在生活以及社群网站上扩散,使用这些产品就仿佛让你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又或者一种价值观与态度,透过创新能量强大的硅谷扩散出去,成了最好的广告及代言。

房地产

集咖啡馆,酒店和健身房于一体,按需付费的城市第三空间,完成200万美元融资

发布于

on

美国休闲空间运营商3DEN今天宣布完成2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由零售服务公司 b8ta 和私募基金 Graphene Ventures 领投。其他参投方包括Colle Capital Partners, The Stable, JTRE,InVision 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Clark Valberg,Target 的前任首席战略官Casey Carl 和Firebase 的创始人Andrew Lee。

3DEN 基于其创新的“空间服务(space-as-a-service)”理念,力求为人们打造可以满足各种休闲需求的空间,供人们在繁忙生活的间隙放松自己。空间的设计风格追求天然质朴,内部配备了各种设施,包括互联网床垫品牌 Casper 推出的睡眠舱,休息室,冥想室,隔音电话亭,私人洗浴空间等等,以满足人们在工作或差旅时的各种放松需求。

利用本轮融资的资金,3DEN 的首家空间将于今年3月15日,在纽约 Hudson Yards 的4层正式开始运营,今年还将继续在纽约开设更多空间。3DEN 的服务并不采用会员制,消费者只需要通过3DEN 的app 注册账户,即可预约使用空间,价格为每30分钟6美元。

“3DEN 是首个将咖啡馆,酒店和健身房的功能整合到一起,创造出便捷可靠的放松空间,满足人们每日需求的企业。”3DEN 的CEO 兼创始人Ben Silver表示:“我们将这样的空间称为’第三空间’,让人们在工作场所和家里之外拥有第三个可以放松自己的地方。”

为了确保顾客的体验,3DEN 与健康,美容,餐饮等行业的顶尖品牌展开合作,以提供功能齐全,同时风格一致的零售体验。在3DEN 内出售的商品,包括餐饮在内,均根据品牌收集的数据分析后选出,确保能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b8ta 的创始人兼总裁Phillip Raub 表示:“作为新型零售服务(retail-as-a-service)模式的创造者,我们很高兴3DEN 能够对实体空间进行重新定义,让它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创造出一个以用户为中心,将商业,技术和舒适结合起来的独特模式。”

“在Graphene ,我们为我们创新和灵活的模式感到自豪,我们在3DEN身上也看到了相同的品质。”Graphene Ventures 的总裁Nabil Alnoor Borhanu 表示:“3DEN 拥有一个创新的空间利用模式,让消费者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满足自己的休闲需求。”

继续阅读

文创与生活消费

硅谷投资教父Peter Thiel的创始人基金刚刚投资了一个女性时尚品牌,为什么?

发布于

on

硅谷投资教父、创业者最崇拜的创业圣经《从零到一》的作者Peter Thiel,有一家叫做Founders Fund的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的投资组合堪称豪华,其中包括许多市值千亿美金的科技巨头,比如Facebook,Airbnb,Lyft,Spotify,SpaceX和Postmates。但近期,该基金做了一个奇怪的投资决策,Founders Fund向一家女性时尚品牌Argent.投资了400万美元。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神奇公司会引起投资教父的兴趣?

Argent是一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职业女装创业公司。创始人是 Sali Christeson 与设计师 Eleanor Turner,前者有 10 年的金融和技术背景,后者曾为 Tommy Hilfiger,Tory Burch 和 J.Crew 等品牌的时尚线工作。

Argent出生在湾区,满足了市场上非常具体的需求,迎合了寻找实用办公室服装的女性专业人士,这些服装看起来很漂亮,但不是过于正式或女性化。

Argent 希望自己的职业女装以“功能性”取胜。比如,它的一款售价 325 美元的交叉式小西装,就专门在衣服的内衬上设计了定制口袋,可以装手机、笔、唇彩这样的小物件,而且口袋是网状材料制成,方便穿衣者无需拿出手机就看得到屏幕;另一款售价 225 美元的裤子,在腰线处加入了方便固定工卡的挂环,还设计了隐藏的口袋,可以妥善保存信用卡。

Argent 的小西装为手机特别设计的内衬口袋 | 来自 Argent

来自科技行业的Christeson理解女性在男性主导的行业所面临的所有挑战。她想通过自己的品牌,消除她在职业女装中看到的日常麻烦,比如太紧或没有功能性口袋的衣服。该品牌自推出以来,受到旧金山和纽约的女性专业人士热捧。希拉里克林顿是该服装品牌的早期粉丝,卡玛拉哈里斯也是如此。

Argent在零售和品牌战略方面发挥了创造力。它与WeWork合作,除了把衣服放进办公空间售卖, 还与 Wework 合作开了几家快闪店。为了吸引客流,这些快闪店的地点都选在了街边的 Wework 场所或空间大堂。它经常为这些在众创空间办公的女性举办网络和职业发展讲习班,努力为她们创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该品牌具有前卫,略带颠覆性的美感。网站上的一张图片展示了两名穿着西装的女性,她们额头上贴着“咄咄逼人”和“专横”字样,以此作为对抗职业女性陈规定型观念的一种方式。

Founders Fund之所以投资Argent,因为其目标消费者植根于科技。但该基金似乎也在慢慢扩大其消费品牌组合。它最近投资了Ritual,一个专为女性打造的维生素品牌,以及D2C餐具品牌Year&Day。顶级投资机构的投资决策,也表明整个市场的变化,即融合科技的生活消费领域正成为创业主流,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继续阅读

文创与生活消费

“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创业公司正在颠覆消费品行业,对于创业者有哪些机遇?

发布于

on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许多传统行业的巨头正面临严峻的挑战,新一代创业者们正借助技术工具和手段,重新定义我们熟知的传统行业。

从很多方面看,曼哈顿的创业公司Tommy John都像是一家来自硅谷的科技公司。这家由风投支持的公司在其网站上推销着自己的创新材料和专利设计。招聘人才时,它自称是一家“颠覆性”和“革命性”的公司。但Tommy John经营的并不是电脑硬件、软件或其他技术,而是男士内衣。

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效仿有眼镜公司Warby Parker和床垫制造商Casper等成功电商品牌,它们正重新定义日常生活用品,例如裤子、袜子、牙刷、厨具等等。这些“直接面对消费者”(direct-to-consumer,DTC)的公司绕过传统零售商,通过网店直接把产品卖给消费者。它们在几年前起步,力图吸引风投公司的注意。自2012年起,注入这类公司的风投已超过30亿美元。但一些DTC公司的成功吸引了很多效仿者,令该市场变得非常拥挤,也让一些人怀疑这种繁荣是否已达到了极限。

DTC商业模式最初出现在由行动迟缓、利润极高的老牌企业主导的产品领域,比如眼镜和剃须刀片。2010年,全球最大的剃须刀片制造商吉列占据美国市场70%的份额,毛利润高达60%。在这之后,两大订购服务商Dollar Shave Club和Harry’s以相当于大品牌售价很小一部分的价格销售刀片,已经积累了五百多万用户。吉列的市场份额已降至54%。

成立于2016年的哈勃隐形眼镜公司(Hubble Contacts)想在价值80亿美元的隐形眼镜行业做出同样的成绩,该行业由强生和博士伦等巨头主导。哈勃的创始人之一杰西·霍维茨(Jesse Horwitz)说,隐形眼镜是一种客户会定期购买的日用品,因而很适合DTC模式。这家创业公司2017年的营业额可能将达到2000万美元,并且已获得多家风投公司的投资。

那些无法以低价与传统企业竞争的创业公司必须用其他方式实现差异化。Casper消除了买床的过程中最糟糕的部分,比如在数十种类似的产品中挑选、与咄咄逼人的推销员讨价还价,以此赢得了许多购物者的青睐。旧金山一家成立了两年的公司Allbirds生产纯羊毛运动鞋,公司根据客户的反馈,对鞋的设计做了27次调整。

投资者表示,DTC创业公司要获得成功,打造品牌和营销至关重要。风投公司Collaborative Fund的苏菲·巴喀勒(Sophie Bakalar)说,她的团队对消费品创业公司期望的第一样东西就是品牌。从Warby Parker离职的两位员工创立了行李箱公司Away,他们的产品登上了《Vogue》,超模卡莉·克劳斯(Karlie Kloss)等名人也为其做了宣传。但大多数客户是通过社交媒体了解这个品牌的。环游世界的千禧一代将自己箱包的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在照片中,他们或是将行李箱精心地摆放在酒店房间的床上,或是拖着箱子经过各地标志性的景观。Away的社交媒体团队收集这些帖子,并用公司的Instagram账号(目前有14万粉丝)重新发布。这家公司今年的销售额预计将达到5000万美元。

虽然这些在线品牌备受追捧,但它们也面临很大的困难。投资者担心创业公司过多,很难脱颖而出。Forerunner Ventures的克斯汀·格林(Kirsten Green)说:“挑战在于如何突出重围。”这家公司是服装零售商Bonobos等公司的早期投资者。一些DTC公司坚持专注于卧室、厨房或浴室中的某件用品上,然而如果它们选择提供更多种类的产品,也许会发展得更好。

而且,消费品和零售业巨头一开始还对来自新兴企业的竞争反应迟缓,但现在已认清了现状。它们的应对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让消费者更容易买到自己的产品,具体方法就是像宝洁(旗下拥有吉列公司)那样拓展自己的DTC分销渠道,以及与亚马逊更紧密地合作。

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但大公司的第二种策略却是所有DTC新公司及其风险投资人都梦寐以求的:花大价钱买下年轻对手。比如,2016年联合利华以10亿美元收购了Dollar Shave Club;沃尔玛今年6月斥资3.1亿美元收购了Bonobos;11月宝洁称正在收购DTC香体露品牌Native,具体金额未披露。

这一收购热潮解释了为什么你推我搡、争相闯出一片天地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乐观情绪却依然盛行。品牌设计公司Red Antler的艾米丽·海沃德(Emily Heyward)说,消费品行业仍然深受“DTC革命”的影响。对内裤买家来说,这颇令人宽慰。​​​​

下面谈谈创业者的机遇,我们用数据来进行深度分析:

产品类别

当我们思考已经被(或可能)DTC化的所有行业时,这份分析可以包含许多类别。

以下是列表,每个类别会包括几个创业公司(保证随机抽样!)。

家居用品

  • 床垫:Casper,Tuft&Needle,Leesa等
  • 床单:Brooklinen, Parachute, Boll & Branch等
  • 家具:Interior Define, Article, Burrow等
  • 蜡烛:Keap, Homesick Candles等
  • 艺术品:Indiewalls, Artsy, Electric Objects等
  • 花:Bouqs, H.Bloom, 1–800-Flowers等

服装

  • 袜子:Stance, Bold Socks, Happy Socks等
  • 鞋子:Allbirds,M. Gemi,Paul Evans等
  • 西装:Suit Supply, Indochino, My.Suit等
  • 裤子:Bonobos,Everlane,DSTLD等
  • 连衣裙:Fame and Partners, Reformation, Rent the Runway等
  • 婚纱:Fame and Partners, Floravere, Anomalie等
  • 健身服:Outdoor Voices, Fabletics, Sweaty Betty等
  • 泳衣:Chubbies, Solid & Striped, Bikyni等
  • 内裤:Tommy John, MeUndies, Mack Weldon等
  • 内衣套装:Lively,True&Co.,AdoreMe等

配饰

  • 手提箱:Away,Raden,Bluesmart等
  • 珠宝:Chloe&Isabel,Ringly,Blue Nile等
  • 手表:Eleven James, Daniel Wellington, MVMT等
  • 帽子:Gents, Everlane等

健康/美容

  • 剃须刀:Harry’s, Dollar Shave Club, The Art of Shaving等
  • 洗发水: Function of Beauty等
  • 眼镜:Warby Parker, Retro Super Future等
  • 隐形眼镜:Hubble Contacts, Simple Contacts等
  • 药物:Capsule, PillPack, Zipdrug等
  • 维生素:Ritual, Care/of, Bulu Box等
  • 脂粉/化妆品:Glossier,Onomie,Stowaway等
  • 女性产品/卫生棉条:Lola,L.,HelloFlo等
  • 避孕套:Sustain, Rubber Club, L.等

饮料

  • 酒精:Lot18,Drizly,Minibar等

搜索量

通过我们上面列出的列表,我们先来看看这些产品的搜索量,看看哪些类别做得更好。搜索量是消费者兴趣以及消费者在网上购买意愿的表达方式。

利用现有的消费者兴趣,来定位市场目标是最简单的。当你构建它时,更有可能吸引消费者。

但是这并不是说,较低垂直搜索量的领域就不看了。许多公司已经表现出“电子传播”的能力,以及在传统空间中改变行为和创造新的在线市场的能力(例如,几年前的床垫宣传)。

值得注意的是,所选择的搜索字词远非完美。许多不同的变体可能会占据一部分流量,或具有不同的点击广告的特征。我试图采取每个术语最通用的形式,但是在未来可以用更多的数据来挖掘信息。

观察到的结论:

1.搜索最多的类别包括服装、配饰和家居装饰。健康和保健项目的搜索量较低。我的想法是,像服装和家具这样精神需求的项目需要大量浏览(所以有更大的搜索量),而药物和洗发水等的实用产品更多的是定向搜索。

2.搜索量最多的类别包含了巨大的价值区间:从鲜花到婚纱礼服到首饰。购买价值和在线搜索行为之间没有明确的联系。

3.尽管最近的统计数据表明,现在在网上购物的男性跟女性一样多。但是前五大搜索商品是传统意义上更女性化的行业,包括婚纱礼服,内衣和首饰。

4.高搜索量和低搜索量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事实上,这个列表中最高和最低的垂直线之间的搜索量差了25倍。当我们考虑正确的目标空间(以及我们可以期望的活跃量)的时候,这真的很重要。

竞争/每次点击费用

虽然搜索量是一个信号,但是它忽略了每个垂直行业的相互竞争关系 。比如,虽然床垫可能会获得大量搜索,但是市场中的竞争者太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使用几种让数据合理化的方法。

首先,我们可以查看每个搜索词语的每次点击费用(CPC)。这个价格会告诉我们,不同商品之间获取点击量需要什么。CPC对这些关键字的竞争提供了洞察力,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可能会出高价购买关键字。然而,这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方法,因为搜索产品的内在价值也可能影响到CPC(例如,卖家具的可能会比卖蜡烛的支付更高的单击费用)。

其次,我们可以看看SEMRush对关键词的“竞争能力”的内部衡量标准,这是对每个关键字进行0%-100%的相对测量。这个数据虽然很模糊,但它在控制产品相对价值的同时,提供了另一种检测方法。

以下是我观察到的:

1.平均点击费用为3.20美元。最低为$ 0.49(手提箱),最高为$ 9.55(剃须刀)。

2.我们想把类别中CPC最高的公司数量(和营销价格)写在后面,如床垫和眼镜。但是,CPC不仅仅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功能。大型传统行业也具有很高的成本效益,包括酒精,避孕套,洗发水等。

3.CPC和潜在产品价值之间缺乏相关性。例如,剃须刀具有最高的CPC,但却是此列表中比较便宜的产品之一。另一方面,手提箱和婚纱有最低的CPC,但是产品却更昂贵。 CPC并不反映实际的购买行为,但是相比婚纱,剃须刀的点击次数可能会更快改变。因此在线购置成本会更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需要查看CPA数据。但是,我仍然认为CPC和价格之间缺乏关联。

4.无论产品的类别如何,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垂直行业真的很有竞争力。此次研究,30个企业中有18个,竞争力得分高于90%。我们在Facebook、地铁海报和出租车顶看到广告的可以说明这一切 – 有很多公司在追逐同样的市场份额。

5.然而,在不具竞争力曲线的一边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低竞争力的关键词包括酒精,医药,艺术,西装和帽子。其中一些更通用和并且无分类。消费者可能会使用不被发现的特殊风格(例如,搜索“伏特加”而不是“酒”)。其中几个低竞争力的行业因为受到高度监管(特别是酒和医药),所以可能会对这些公司的在线销售营销成本产生影响。

寻找不同时间的兴趣点

除了及时查看上述快照外,我想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哪些类别或多或少地引起消费者的兴趣。 在哪个领域,消费者的行为变化最多? 我们能否找到最近兴起的领域?

来自Google趋势的数据,按起始值进行规划,排除某些异常值

数据很多!我们来划分一下。

一、全部30个行业中有22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兴趣在增加的。这是有可能出现的。随着更多的产品上线,更多人把搜索Google作为他们在网上寻找电商第五大道的开始。

二、通过相对兴趣的分类,前五名分别是手提箱(起始价值的238%),洗发水(188%),床垫(185%),西装(179%)和床单(173%)。历史是相似的。手提箱、床垫、床单、西装和洗发水等几个领域,在DTC革命动摇他们的地位之前,就有广大的市场。

三、最后面的五个领域是珠宝(66%),婚纱(72%),艺术品(87%),帽子(89%)和鲜花(91%)。当看到这几个行业的DTC兴趣度时,我感到十分惊讶。我认为这些项目的季节性低点可能掩盖了更广泛的周期性趋势。其实长期以来,这些领域已经积攒了很多用户。很多人其实已经习惯于上网购买这些物品了(例如,在Blue Nile购买珠宝和在1-800-Flowers购买鲜花)。

四、许多垂直行业都是高度季节性的,有些是我们不能奢望的。泳衣行业在冬季会低迷(叹气),婚纱礼服在新年期间会供不应求(为夏季的婚礼筹备)。冬季是运动装备的旺季,节日期间是蜡烛和化妆品的旺季。季节性不是我们放弃市场的原因,但应该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事情,特别是在你规划营销支出时。

结论

DTC显然是未来的趋势。在上述所有领域,大家的兴趣度在上升,对关键词的激烈竞争说明越来越多的公司在争夺消费者。

上面的很多垂直线似乎都被覆盖了,到底哪一个领域对于新玩家来说是成熟的呢?

婚礼礼服和内衣都有着高搜索量和相对较低的CPC。如果我们把平均订单价值也考虑在内,婚纱礼服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购买价值高、客户获取成本低并且有很高在线搜索量。西装和帽子也是潜在的有趣类别 – 低CPC和低关键词竞争。它们处于搜索量的中间位置,但总是可以通过一些老式的Facebook营销来修复。艺术品也非常有趣的,搜索量适中,有相当低的CPC和关键字竞争。然而,艺术品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了利益 – 也许是因为这是一个人们在线浏览多年的市场。

总的来说,粗糙的市场似乎没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市场是有效率的,企业家已经做好了迎接机遇的工作。在DTC中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为正确的市场确定合适的产品,然后在竞争中赢得胜利。

虽然更广阔的空间可能存在竞争,但是对于这些产品来说,存在着巨大的客户群。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关于【商业不靠谱】

发掘全球创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点击率,只追求点醒率:点醒读者的几率。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吹牛逼:jackhe2013

成为赞助人

您可以通过打赏来支持网站发展:

比特币: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币: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宝:bbihyq@hotmail.com

如果您确实打赏了小费,请给我发邮件,以便我能说声感谢。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