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电商与新零售

网红的另类成长之路,为爱猫做调味料,找到潜在商机

头像

发布于

好味小姐的YouTube频道的标语是「养只猫,做顿饭,一起过日子」,带有一些悠闲的味道。

但同时身兼YouTuber与电商创业家的他们,为了全力冲刺事业,悠闲与缓慢可能不太适合他们。

许多YouTuber在走红之后开始尝试贩售周边产品,以电商形式将人气变现。但宠物内容电商「好味小姐Lady Flavor」却反其道而行,在频道成立之初就同步拥有宠物电商品牌,因为他们知道,要先养活自己,才能更尽兴地产出内容。

被电商耽误的YouTuber

「好味小姐」位于台中高铁站附近,一个Google Maps上找不到、计程车司机绕半天也寻觅不着的隐密处。终于找到后,工作室外观上看起来像是高级版的工寮,但只要推开大门,马上可以看到好味小姐团队制作猫咪食物给30万+订阅观众看的厨房场景,以及或坐或趴,散落于各角落的猫咪。

六只猫、一个宛若与世隔绝的工作室,加上三个来自云科大研究所的同班同学,陈璻安、黄奕杰和尤苇帆在2016年共同创立了「好味小姐」,在第一天就设下YouTube频道与电商双核心互相辅助的运作方式。

「我们要做内容,推广猫鲜食、食谱,电商是我们的变现方式,有钱才能支撑长久的创业路。」黄奕杰说。双管齐下的策略,并没有造成天秤偏差的结果。好味小姐在YouTube频道拥有30万+订阅,电商方面,尽管不愿透露细部数字,近年营收呈翻倍成长,以流行语来说,他们就像是「被电商耽误的YouTuber」。

而回想起当初创业的动机,好味小姐「本尊」陈璻安认为带有一点「不想坐办公室」的任性存在。

为爱猫做调味料,找到潜在商机

时间回到2014年,三人共同照顾一只挑嘴猫「短裤」,为了让短裤愿意吃饭,只能不断加重饲料口味,但长久下来对肾不好。「我们开始自己炒鲔鱼松,加在食物上引诱他吃。」陈璻安说。这就是好味小姐第一款产品,鲜食调味料的原型。

身旁养猫的朋友尝试过后也好评不断,给三人相当大的信心,设下「产出内容并靠电商维生」的目标。但当时团队中的成员仍在当兵,便请好友把产品拿去宠物用品店与动物医院贩售,「没想到持续有订单进来。」陈璻安说,更加肯定产品应该经得起市场考验,再加上也不想坐办公室,遂正式成立公司。

创立初期,好味小姐就开始拍摄内容来行销与宣传。每个礼拜,他们都会在粉丝页上推出一支猫咪食谱影片,起司猫粽子、大鱼茶碗蒸、哞哞番茄、南瓜咕咕球,一个又一个用各式各样新鲜食材做成的猫咪餐点。而在影片中,他们也毫不避讳地使用自家产品作为佐料,直接进入业配主题,「直接一点,消费者反而不会反感啦。」尤苇帆说。

而好味小姐频道在初期只有猫与做菜的「手」,直到去年陈璻安才「继承」了好味小姐这个名称。最主要还是因为加入人的元素,在主题发想上比较容易,也能呈现更多元的内容。

陈璻安一开始也排斥露脸,在多次练习后才慢慢习惯。谈到「好味小姐」这个名称,尤苇帆笑着说没有太多玄机,只是希望品牌是个具有亲和力的女性,「没浪费多少时间,我们吃个午餐就决定了。」

主题稀有、独树一帜的风格、台湾YouTuber发展的红利、有猫就赢一半,再加上一点点品味,让好味小姐的频道累积了不少忠实粉丝。不过,在光鲜亮丽的影片背后,好味小姐也有一段连产品都快做不出来的时光。

好味小姐的下一步:走向实体店面

「一开始没有工厂愿意帮我们做(鲜食调味料)。」陈璻安说。刚开始因为产品的量太小,工厂只愿意卖给好味小姐团队半成品,「我们要把鱼松自己带回家翻炒40分钟。」最后只好不断拜托鱼松厂的老板娘,「她可能看我们三个年轻人很可怜,才帮我们做。」想起这段经历,陈璻安仍不断大笑。

这段时间尤苇帆也承认压力与焦虑相当大,「每一个时刻都同时觉得做得不错,却也觉得做不下去了。」只要订单在跑,好像就有前进的动力;一旦订单成长减缓,就好像在步入死亡。

尽管创业维艰,在三人紧密的合作之下,也靠着影片与口碑渐渐将量与规模做了起来,开始有足够的订单跟工厂洽谈,以及有能力将部分工作内容外包出去,也开拓了产品线,除了鲜食调味料之外,还有作为影养补充的零食猫补丁、猫咪方块酥等。「我们要持续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拍片)。」尤苇帆说。

直到现在,好味小姐的订单量已相当稳定,拍片也不仅止于提升转单率,已有余力为了粉丝与受众拍片,传递他们期望改善台湾养猫族群喂食习惯的理想。

而好味小姐也加入了由游戏橘子、网银国际等游戏公司共同设立的创梦市集旗下加速器,同时获得投资。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想要补足扩张时的经验不足,希望学习到专业经理人的经验。「下一步,我们就要走向实体店面。」尤苇帆说。

前进实体店面,最主要是希望能够接触到不认识「好味小姐」的族群,以产品的设计与诉求吸引这些族群首购,毕竟透过实体通路购买宠物用品的消费者仍相当多。不过,实体店面的洽谈是庞大的业务,对于好味小姐团队来说,将是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

继续阅读
留下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医疗与生技

通过简单的问答,提供避孕药具按需配送服务,Nurx筹集了5200万美元

头像

发布于

on

专注于避孕药品零售配送服务的远程医疗公司Nurx日前完成新一轮5200万美元的融资。该公司表示,对于本轮资金的用途将有很多规划,包括为“敏感健康需求”引入其他产品并增加用户群。另外,公司还计划投资发展提供方团队,从而改善其远程医疗平台和用户体验。

Nurx提供远程医疗处方和避孕药物,其使命是向偏远地区、无法获得生殖健康以及因为社会偏见不愿意寻求护理帮助的女性提供这些药物。该公司于2015年从旧金山起步,目前其运营范围已覆盖美国 17 个州,商品品类也从起初的避孕药品(包括口服避孕药、紧急避孕药、避孕贴、避孕环等)延伸到艾滋病预防药PrEP。公司首席执行官Varsha Rao女士说,“Nurx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专注于所有敏感健康需求的远程医疗平台。”

据该公司的信息,目前其已为超过200万名的患者提供服务,每月新增患者的增长率达20%。据了解,Nurx正在扩大进入生殖健康的新领域,并于上月推出了STI检测试剂盒。该试验盒包含三种套件,将测试HIV、衣原体、淋病和梅毒,还有一些测试工具将专注于符合客户需求的额外疾病检测。值得一提的是,Nurx支持医疗保险支付。

避孕本身并不存在很大风险,但在美国,购买避孕药品在很多地区都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用户需要依据医生处方去药房拿药。而Nurx在现有的规则范围内,为用户提供便利。用户登录 Nurx APP或官网输入个人信息,选择避孕方案,并回答一系列健康相关的问题后,Nurx会将信息发送给医生。医生参考这些信息开具处方,必要时会选择电话沟通,与用户进一步确认信息。然后,Nurx的合作药房会根据处方进行药物配药,送货上门。这整个过程只需几个小时。

Varsha Rao女士表示:“典型的医疗体验通常是缓慢、混淆、价格昂贵,且让人感觉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没有决定权。我们在过去几年中所产生的影响令人难以置信,特别是当那些别无选择的人们来向我们求助。我们认为有必要通过提供简化的平台来帮助那些人们。Nurx正在从物理和经济的角度为关键的卫生服务提供更多的可访问性,这对我来说非常鼓舞人心。”

在本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已上升至3亿美元。Nurx目标是成为一个专注于所有敏感健康需求的远程医疗平台。Nurx的服务目前在美国2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开展。该公司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触达90%的美国人口,并计划在本月推出其他产品。

继续阅读

电商与新零售

让明星、网红给你生日祝福!名人视频问候服务Cameo获硅谷5000万美元投资

头像

发布于

on

Cameo,名词,其中一个意思是著名演员在电影或戏剧中,客串小角色或配角。创立于2017年,来自芝加哥的新创公司Cameo,要让名人、明星、网红、运动员等,在粉丝的人生中轧上一角。

Cameo提供定制化的名人影片,消费者(粉丝)可以在网站上选择想要的名人,设定录制的主题,该名人就会录制一段定制化的影片,不管是求婚、生日祝福都使命必达。「使用Cameo,就像去买张卡片一样。」Cameo的创办人Steven Galanis向媒体《TechCrunch》说。

这个想法,也让Cameo获得硅谷风险投资公司凯鹏华盈(KPCB)领投的5,000万美元的B轮募资,尽管Cameo拒绝透露估值,但根据《AXIOS 》的报导,目前Cameo的估值约3亿美元。

Z世代卡片,用Cameo送上来自名人的祝福

凯鹏华盈的合伙人Ilya Fushman就花了150美元请电影《水深火热》的演员Michael Rapaport拍一段恭喜Cameo获得B轮募资的小短片。这正是Cameo的使用方法之一,委托名人向用户指定的对象传达恭喜、感谢,就像过去寄卡片、寄email一样。

自2017年出现后,Cameo迅速普及为新一代、Z世代(泛指1990-2000年后出生的人)的新型「感谢信」。在Cameo上,你可以找到饶舌歌手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或是篮球巨星贾霸(Abdul-Jabbar Kareem),要价从5美元到3,000美元不等。用途也很广泛,可以用于求婚、邀请人去舞会、出柜,甚至给病榻上的好友一个惊喜。

Cameo在每笔交易中抽取25%的费用,现在交易量已超过30万笔。比起超高单价,Cameo更在乎「声量高」的交易。因为声量高,代表影片会在社群媒体上被大量转发,等同于免费、自主宣传、甚至病毒式扩散的广告。也因为这项策略,Cameo年营收同比成长5倍,但未透露具体数字。

获得的5,000万美元资金,Cameo将用于开发、完善App,目前该软件提供的服务仅能透过网站购买交易。Cameo目前拥有约15,000位名人,受众以美国为主,扩大名人阵容也是未来重要目标,他们现在已经在伦敦、澳洲设立办公室,未来将瞄准欧洲、南美与亚洲,并扩增至全球的500万位名人。

扩大公司的人才规模与多元化的人才池也是重点,Cameo上的B咖已经很多,但CEO、投资人、商业类型的名人仍较少,凯鹏华盈的合伙人Ilya Fushman也登上Cameo,只需花5美元就能获得他定制化的短影片讯息。

「这是人们建立连结的新方式,从Cameo产生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Cameo创办人Steven Galanis说。

拉近与名人距离,星光商机不断爆发

Cameo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透过名人获取商机」的服务。

Google在2018年也推出了「Cameos」App,是一款专为名人设计的问答App。名人会在Cameos中看到网友们最想知道的问题,他们就能够透过App回复,随后影片就会出现在Google的搜寻结果页面中。

NBA球星Kevin Durant、名模Karlie Kloss都已透过Cameos与网友们互动,回答类似「Kevin Durant到底有多高」、「如何成为一个强悍的女人」等。

新创公司OTRO,主打直接与运动明星互动,打造粉丝与明星间的一对一体验,也获得6,400万美元的投资,足以显现名人商机的无限可能性。

继续阅读

电商与新零售

美国网络一元店Hollar的创业传奇,创立两年融资4750万

头像

发布于

on

现在很多年轻女性都喜欢逛名创优品。它有种魔性:你可能本来是去买袜子的,一进去就会逛上几十分钟,出来的时候还顺便买了香水、帽子,靠枕……反正便宜嘛,而且还算好用啊。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消费心理,让名创优品去年的营收已经接近百亿,在全球拥有上千家门店,并且这个数量仍在保持高速增长。目前,它已成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零售品牌。

如果在线上开一家名创优品,是不是也能这么火爆?叶国富是实体零售店“专家”,一向对线上不感兴趣,甚至在去年年底表示“看不起阿里巴巴”,断言“未来3-5年,电商会死掉一大片”。所以,对这个问题,叶国富给出的答案应该也是否定的。但在线上开一家名创优品未必就没得做,先来看下美国“一美元店”的Hollar案例吧。

喜欢便宜是人的天性,因此十元店模式一经问世就迅速流行。

不光是在中国,美国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也有很多一美元店。

据统计,在美国实体一美元店的忠实客户高达8000万人,全美一元店的数量从2011年的2.45万家增长到了去年的3万家。

不过这些店一般都是实体店,在电商如此发达的今天,好像有些反潮流。

这和这些店的定位和低利润率有关,电子商务会带来信用卡支付、仓储、运输等成本,很容易就将这些便宜货的微薄利润全部吞没。

所以虽然美国的线下一元店诞生了许多连锁公司,比如1995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美国前三大的折扣零售商之一的美元树公司Dollar Tree等多家巨头。

但很少有一元店巨头尝试网络零售业务,这让Hollar的创始人大卫(David Yeom)看到了机会。

2015年时,大卫还是好莱坞女星杰西卡·阿尔巴创办的母婴电商Honest Company的副主席,此前他还在eBay、HauteLook工作过。

大卫觉得网上没多少便宜商品,而像Wish这些平台的商品快递时间长,有时候质量也很差。

所以他一直想把那些街头巷尾生意红火的一元店搬到网上。

大卫先是咨询了在一元店行业工作好朋友乌姆,乌姆是99 Cents Only公司的战略主管,这家公司在全美有400家分店。

乌姆说他们公司不开通电商服务是历史遗留问题,这家公司成立以来就没更改过商业模式,因为市场供应链原本就不是为网络一元店设计的。

听了大卫的想法后,乌姆也同意把一元店搬到网上机会巨大。

于是他们拉来了女鞋网站ShoeDazzle前高管艾迪·柳和坦·邱,并吸引到LegalZoom、ShoeDazzle和Honest Company等电商网站的联合创始人布莱恩·李加入创业团队。

2015年11月Hollar正式在一家仓库中成立,这家仓库原来属于99 Cents Only公司。

选择这个地方当总部非常精明,这里靠近长滩港和洛杉矶港,Hollar可以淘到许多价格便宜的尾货。

因为港口是许多超额当季商品和大量被取消订单的集散地。

团队组建完成后,Hollar开始大采购,凭借团队多年的行业经验,从中美两国制造商那里买来了大量低价商品。

虽然价格低,但Hollar的产品质量一点也不差,每个合作伙伴都是经过千挑万选。

Hollar很多商品属于清仓甩卖的产品,所以OPI指甲油是真的OPI品牌,奥利奥饼干也是真的奥利奥。

Hollar出售的美容品牌包括露华浓、欧莱雅,零食品牌有Cheerios、Kraft Mac和Cheese。

网站上一美元的验孕棒和沃尔格林药店里的一样,都经过了FDA的认证。

为了盈利,公司规定订单的最小金额为10美元,防止订单金额太小而亏本,订单金额25美元以上就可以免运费。

Hollar货品虽然比不了沃尔玛,但也有数万种商品供消费者选择。

因为物美价廉,Hollar平均每个订单的金额是30美元,订单金额最大可达到963美元,有人一下购买了300个产品。

Hollar将目标市场锁定在美国中西部25-34岁的妈妈,她们住在郊区而且经济不富裕。Hollar选择这个族群的原因是,这些妈妈们大部分喜欢购买便宜实惠的商品,但她们却不喜欢在实体1元商店购物,因为害怕受到别人歧视的眼光。更重要的是,David发现现在美国很多家庭的的孩子都属于千禧世代(Millennials,意指诞生于1980年与2000年之间),受到环境科技的影响,孩子们非常擅长使用电脑,借此影响了家庭的购物方式。

在这里你能买到生活必需品,借助设计精良的交互界面,消费者很轻松就能在海量的商品中找到他们想要的产品,还经常在闲逛中发现一些惊喜。

Hollar的主页上挂了许多爆款商品,而90%的用户来这里时其实根本没想买东西,他们只是瞎逛逛,但碰巧就会喜欢上什么,然后不自觉的下单。

童叟无欺加薄利多销让Hollar驶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在过去一年里它们每个月都能取得两位数的增长。

2016年4月,诞生五个月后月销售额就首次突破100万美元,用户下单的平均购物金额达30美元。

在Hollar的商店中,最畅销的商品是价值2美元的发光枕头,这些枕头有独角兽、粉红小狗和紫色海豹等不同造型。

由于卖的太快,Hollar不得不采取限购政策,一个账户只能买一个。

当然Hollar也不便之处,为了节省运费成本,Hollar选择用了廉价物流。

因此消费者想拿到自己订购的货物,基本要等7到10天。

不过,看在价格实惠的份上,大多数用户都能接受。

为了降低成本,Hollar还开始发展自营产品。

Hollar发现家用的零碎物件经常售罄,于是开始自行开发这些产品。

它们的产品有个杀手锏,那就是比塔吉特的同类产品便宜1美元,4美元的香皂托盘和收纳盒等都成了爆款。

Hollar之所以成功有多方面因素,创始团队都是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因此能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采购到便宜的商品;

它们想方设法降低成本,比如用廉价物流降低运费成本,开发自营产品降低成本等;

它们是新品牌,不用建实体店、内部物流设施等,没什么历史包袱和库存包袱。

这让Hollar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和资本的青睐,2016年年中拿到种子轮,年底又拿到1200万美元的A轮,2017年又拿到了B轮,总融资额为4755万美元。

Hollar的成功也为国内创业者指明了方向,中国是许多产品的加工生产地,有产品价格优势;

中国的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都很高;

虽然都在嚷着消费升级,但消费降级的人一直存在,拼多多的走红就是证明。

拼多多做的是平台,发展速度快,但质量管控难,打假是长期工程。

如果有创业者不用平台模式,而是借鉴Hollar,做一个精选自营版本的拼多多,同样是机会巨大的创业方向。

来源:富日记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关于【商业不靠谱】

发掘全球创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点击率,只追求点醒率:点醒读者的几率。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吹牛逼:jackhe2013

成为赞助人

您可以通过打赏来支持网站发展:

比特币: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币: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宝:bbihyq@hotmail.com

如果您确实打赏了小费,请给我发邮件,以便我能说声感谢。

热门阅读

Copyright © 2017 商业不靠谱. 京ICP备10032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