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金融

Real Vision的长视频创业,顶级投资人访谈,为金融交易提供灵感和好点子

发布于

在已经过于拥挤的商业金融新闻领域,Real Vision的进入颇具冲击力。这家公司在最新的B轮融资中融得了1000万美金,A轮融了500万美金。目前,Real Vision在上马一些新项目,包括将视频内容在Apple TV上发行,与汤姆森路透建立了内容分发的合作伙伴关系,在PBS上推出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叫做“世界边缘”,聚焦于全球经济的威胁。

对于大多数基于视频的媒体业务,短视频用户参与度最高。Real Vision的业务有所不同,他们发现了自己近70%的用户,一旦开始播放半小时或一小时的视频,就会全部看完。

Netflix的付费订阅模式,加上轻松随意的采访风格,Real Vision旨在为投资者理解今日市场的奥妙提供帮助。圈内大人物通过录制长长的、解释性视频来分享他们的独到见解,例如如何做空中国股市、新兴市场的长线投资机会以及参与比特币的最佳方式等等话题。

Real Vision的业务,本质是将投资者与华尔街的精英网络连接,这个网络包括了分析师、交易员和对冲基金经理。目前,走上视频秀的包括了Stanley F. Druckenmiller, Kyle Bass, Jeff Gundlach, Jim Grant, Mark Cuban, Jim Rogers。

Real Vision瞄准36-45岁的观众,而不是更喜欢有线电视财经新闻的老一代。目前,至少有2万个人已经注册,他们支付180美金一年,直接听取金融圈内部人士的观点。与CNBC及其成熟稳重的观众不同,Real Vision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群,平均年龄38岁。其中不乏铁粉。在B轮1000万美金的融资中,有50名订阅用户参与投资,同时成为了公司股东。

Real Vision每个工作日最多发布三个新视频,并拥有超过1000小时视频的管理,包括可操作的采访,长篇纪录片以及与金融和经济领域的顶尖专家(如Kyle Bass,Jim Rogers, Mark Cuban,Jim Chanos,Mike Steinhardt,Kiril Sokoloff,Rick Rule,Mike Novogratz等等。

Real Visio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Raoul Pal。在进入媒体业前,他曾担任对冲基金高管,也曾在高盛工作,运作了一个“全球宏观”投资策略服务。Raoul Pal在职业生涯早期曾经向保罗·都铎·琼斯、乔治索罗斯这样的大人物推销观点。他熟悉投资世界,人脉广泛。

Real Vision的联合创始人霍纳,则是一名广告人。两名创始人在西班牙Jesus Pobre的一个酒吧里相遇。喝酒聊天中,霍纳了解了朋友在金融方面的经验。制造轰动效应和点击率,目前正大行其道。但传统的财经新闻在注意力经济中堕落,往好里说是没有价值,往坏里说是彻头彻尾带来危险。

创业的想法是设计出一种新型的在线新闻频道,真正能给用户带来能量。这样诞生了一个商业模型, 结合市场需求与高影响力的新闻, 做那些现有有线电视台无法做到的内容。

Real Vision网站上写着他们的愿景,“我们的任务是破坏整个该死的系统,提供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获得的高质量内容,这样无论是普通交易者还是专业投资者,每个人都可以从金融界最著名和最受尊敬人士那里获得无与伦比的最佳见解和分析。”

Raoul Pal说,媒体忙于将金融视为娱乐和声音,在重大金融事件中充当啦啦队,但你必须警告他们风险。这是道德义务。金融媒体的现状堪忧,他们娱乐化的方式使得普通人在2000年和2008年两次蒙受损失,丝毫不考虑到人们处理的是他们毕生的积蓄。

同时,金融节目和快速变化的在线视频,两个世界之间鸿沟越来越宽。内容查看和内容类型正在变化,传统财经新闻的从业人员跟不上这一形势。

目前,几乎所有传统媒体都依赖于不断萎缩的广告收入。Real Vision则是基于付费订阅,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起步的。为了在广告取得收入的多元化,财经媒体也在尝试订阅模式。但在竞争激烈的数字世界中,流量基因是根深蒂固。点击的压力会对内容本身的语气、方向和质量会产生巨大的影响。Real Vision的订阅模式意味着没有必要炒作, 没有弱智的想法,没有持续更新的新闻头条。

出于合规考虑,Real Vision小心翼翼地将其策略作为交易思想,而非推荐。在每个视频结束时,都有一名员工警告投资者在加入之前权衡他们的风险偏好。

尽管主打严肃财经,但是Real Vision也注重加入戏剧元素和制造神秘效果。最近,Pal先生在他的办公室采访了一位专注于加密货币的亿万富翁投资者迈克尔诺沃格拉茨。在讨论比特币的跌宕起伏时,诺沃格拉茨先生穿着粉色牛仔服,与他的运动鞋相配,坐在摩托车,穿着皮革连身裤,坐在霓虹灯下的玻璃柜里。

Pal先生的出场则是从他开曼群岛的家中飞来,他身着宽松T恤,脚蹬没有袜子的运动鞋,留着胡须。这风格就像从美剧“亿万”(Billions)里走出来,满足了关于对冲基金巨头风尚的种种设想。

从分发渠道看,Real Vision与主流渠道都建立了合作关系,也证明了其优质内容广受认可。

比如信息巨头汤森路透将为客户提供Real Vision的深入内容。

汤森路透北美合作伙伴和数字解决方案主管Paul Metcalfe表示:“到2021年,视频将占所有互联网流量的80%,然而,内容和交付将继续成为区分任何媒体的最重要变量,我们与Real Vision的合作伙伴关系使我们能够通过我们的Reuters Insider平台,以可操作的高质量编程形式向我们的客户提供来自金融和经济领域最聪明人才的高质量金融视频内容,帮助他们获得洞察力并获得更多知情的投资决策。”

继续阅读
留下评论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教育

Lambda学校大获成功:你可以选择不预缴学费,但是你的毕业后收入需要拿出一部分当学费

发布于

on

六哥点评新趋势:Lambda学校是一个美国编程培训服务商,主要为学员提供软件开发在线教学服务,致力于培养软件工程师。并且通过免费培训,当学员用户收入超过5万美元时,收取两年收入的17%作为学费。随着Lambda学校的成功,收入分享协议(Income Sharing Agreements,简称ISA)将成为一个更大的趋势。ISA平台将出现在技术领域之外,因为学生们意识到未来收入融资模式比学生债务对自己更有利,而投资者也在熊市中寻找新的投资工具。

尽管科技行业为美国提供了收入最高并且增长速度最快的就业岗位,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的美国人来说,要想在科技行业谋得一个职位还是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那些希望改变自己职业方向的人来说,这是非常昂贵的事情。一些编程学校提供6个月左右的短期课程,学费却需要高达1万美元。一些毕业生还需要在获得正式工作岗位之前经历1-2个月左右的实习期。

Lambda School这家成立不到2年左右的编程学习初创公司则希望能够打破上述的种种问题,他们希望能把学生从以往编程学习的痛苦中解放出来。两个月前,Lambda学校获得由GV谷歌领投的14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Lambda School是现在众多技术学习创新公司中的一家,他们为学生提供了收入分享(income share)的学费支付方式,而不是采用常见的预付学费的方式。采用这种方式的考虑是为了打消学生们的一些顾虑,因为毕竟有很多学生在之前的培训经历中会遇到找工作很困难的问题。而Lambda School的目标就是能够为这些学生提供一份工作。

Lambda School的联合创始人Austen Allred表示,某种程度上,如果一名学生没有最后找到一份工作,那么我们也得不到任何收入。

Austen Allred之前曾是LendUp的高级经理,他在美国犹他州的一个只有4000人的小镇长大。他看到自己家乡的很多朋友都想进入科技行业,但是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受此启发创办了Lambda School。

目前,Lambda School只提供了一门课程:一个为期6个月的计算机课程,学生通过这段时间学习基本的软件工程知识。并且每周1-周5都提供了在线直播的课程。学生们要完成一份申请表,并且要接到Lambda School的电话面试,另外,在正式学习之前,申请者还需要完成一项关于Web开发的快速课程,这门课程包括了HTML、CSS、Java和Git等内容。

尽管Lambda School才刚刚完成了第一期的毕业生,但是它每个月都会招募新的学生。并且学校计划开设有关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第二门专业。目前已经招募了40多名学生,并且公司计划开设iOS课程。Allred表示,公司2018年底前的毕业生人数能够达到1000人。

Lambda School向学生提供3种学费支付方式的选择,一种方式是预付2万美元的学费,第二种是预付1万美元的学费但是他们1年薪水的17%会作为学费方式在后期支付(最多不超过1.5万美元),第三种方式是无需预先支付任何学费,但是学生毕业后2年的薪水的17%会作为学费支付(最多不超过3万美元)。根据Allred的估计,有90%的学生会选择收入共享的方式支付学费。

但是收入共享模式仅适用于那些年薪能够至少达到5万美元的学生,因此,理论上来说,如果学生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Lambda School得不到任何收入。如果学生失业或是他们的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他们可以选择终止收入共享的协议。

这意味着那些年收入达到5万美元的学生每月至少需要支付708美元给Lambda School。而这个数字超过了很多千禧一代大学生每月的债务开支。根据美联储的统计,在20岁到30岁的美国年轻人中,他们背负的每月学费债务大约为203美元。

对于从Lambda School毕业的学生来说,他们需要承担的每月收入支付开支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对于那些需要背负其他债务的学生来说更是如此。但是对于Lambda School来说,他们认为,学生们如果从他们的每月薪酬中扣除更大的比例可以让他们更快的摆脱债务。因此,学校为他们提供了不仅仅是能找到一份工作的工具,而且这些工作能让学生们得到他们之前工作更高的薪酬待遇。

Joram Clervius是Lambda School的一名毕业生,他在自学了一段时间软件工程之后选择了Lambda School,因为他发现完全靠自己的自学并不能保证能够找到一份工作。他之前曾在加州的Florida Agricultural and Mechanical University获得了生物学的学士学位,但是在决定当一名医生之后他选择了退学。他开始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网页开发工作,当他看到Lambda School的广告后他决定能够在科技行业谋求发展。

他表示,看上去Lambda School的主要精力是更加关注学生而不是赚钱的事情上。这让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Lambda School。

Clervius是Lambda School首批毕业生中获得工作的其中一名学生。在课程结束之后,他搬到了密歇根州的Ann Arbor并担任了当地一家名叫Nexient公司的高级开发人员。作为一名新人,他每年得到了8.5万美元的薪酬回报,他选择的是和Lambda School的收入分享模式。

然而,Lambda School需要更多的像Clervius这样的学生,并且这些学生能够持续的找到工作以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于是,为了增加学生们找到工作的几率,Lambda School与包括PayPal、IBM、Eventbrite以及Y Combinator投资网络中的30多家工作建立合作。这些合作伙伴会查阅Lambda School学生的简历,而有的公司则会向学生提供实习工作的计划。

Allred表示,Lambda School拥有一支全职的职业发展规划的团队,他们会持续不断的了解学生们的履历,帮助他们能够找到正确的方式。我认为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学校的地方。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关于【商业不靠谱】

发掘全球创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点击率,只追求点醒率:点醒读者的几率。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一天一块钱,第一时间获取全球商业创新案例,绝对超值。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吹牛逼:jackhe2013

热门阅读

Copyright © 2017 商业不靠谱. 京ICP备1003269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