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文创与生活消费

放眼欧美,精品咖啡正在成为下一个风口

何宇清(六哥)

发布于

咖啡初创公司正在争相扩展市场,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50亿美元,从创建与用户匹配的新烘焙算法到重新设计速溶咖啡,第三波咖啡创业浪潮——精品咖啡创业正席卷而来。

过去几十年里,欧美人喝咖啡也比较简单,去餐馆或咖啡店里闲逛,然后喝商家在工业大小的壶中冲泡的任何咖啡。但如今你要是在一家咖啡馆停下来,咖啡师会向你提出一系列复杂的的问题:您要不要试试来自危地马拉的单一产地的带有酸味的咖啡?还是来自堪萨斯州托皮卡的手工烘焙咖啡?或者你想不想以16美元的高价购买也门咖啡杯?

欢迎来到咖啡3.0的世界。在过去的15年里,蓝瓶咖啡(Blue Bottle), Ritual, Verve, Stumpton, La Colombe,和Intelligensia这样的精品咖啡创业公司已经凭借着其复杂而昂贵的咖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它们通常被称为“第三波”咖啡或者咖啡3.0,因为建立在前波咖啡浪潮的基础上:第一波始于20世纪初,当时咖啡第一次被广泛地推广开来,麦斯威尔和福尔杰等公司发明了可以在家饮用的廉价速溶咖啡;而后在20世纪90年代,星巴克、毕兹、咖世家和尼路咖啡这样的第二波公司进入了这一领域,创造了一种咖啡文化,使每杯4美元的高价咖啡成为常态。

星巴克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攀升至榜首。1990年,星巴克只有84家门店,但到去年,星巴克门店数高达29324家,创造了63亿美元的收入。

星巴克主宰了咖啡行业,与此同时它培养了一类受过良好教育的新型咖啡饮用者,为蓝瓶咖啡这些新初创公司进入这一领域打造了深厚的根基,提高了咖啡的地位。

从21世纪初开始,蓝瓶和Ritual等品牌开始进入市场,它们大多直接从世界各地的农民那里采购咖啡豆,然后小批量烘焙,形成各自独特的风味。

这些咖啡初创公司以小众品牌起家,迎合利基市场的需求,并稳步增长。行业专家认为,第三波咖啡即将达到一个临界点,未来五年,该行业可能将进入一个爆炸性增长时期,使高端手工咖啡成为更主流产品,预计会从2018年的350亿美元激增至2025年的850亿美元。

这种增长的背后是什么?

部分原因是现在正涌入这个行业的大量资金。投资者看到了这些初创公司成为大规模企业的潜力,或许他们还有可能复制星巴克的成功。

过去几年,投资者和控股公司向第三波咖啡品牌投入了大量资金。2015年,欧洲控股公司JAB收购了树墩城和知识分子,收购金额不详;2017年,雀巢以4.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蓝瓶的多数股权,同时收购了高端有机冷萃咖啡品牌Chameleon Cold Brew,收购金额不详。除了这些收购,其他咖啡创业公司也得到了风投的支持。去年Wandering Bear筹集到了800万美元的资金;到目前为止,Philz Coffee筹集了7500万美元,而Bulletproof Coffee也筹集了6800万美元。

风投公司QVIDTVM投资了蓝瓶咖啡、Costa咖啡和德国咖啡品牌D.E. Master Blenders,其创始人布拉克•阿里奇说:“目前咖啡市场正在进行大量整合,这也向创业者们发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精品咖啡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创业公司还有进入的空间。”

所有这些资金,以及不断进入市场的新品牌,意味着第三波咖啡品牌现在既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 他们现在可以向更广泛的消费者介绍自己的品牌,但竞争的加剧也意味着他们面临着迅速扩张的压力。实现这种增长的战略之一是开发超出大多数消费者预期的新产品和新体验。蓝瓶正在采购极其稀有的咖啡豆,以每杯15到16美元的价格出售咖啡;Verve已经建立了完整的创新实验室,为他们的手工咖啡设计新模式,包括速冻咖啡和高端速溶咖啡。有类似于Spotify的新平台可以帮助喝咖啡的人发现他们从未碰过的小型烘焙咖啡品牌。全国每个州的第三波咖啡品牌都开发了精致的、体验式的咖啡店,这些咖啡店超越了星巴克所能​​提供的任何东西。

对于这些精品咖啡初创公司来说,赌注很高,因此许多初创公司都接受了科技行业的投融资玩法。结果,他们不仅提供新的咖啡豆和烘焙产品,还完全重新设计了喝咖啡的体验。

在咖啡创新实验室内部

如果你正在洛杉矶的艺术区漫步,那么你可能会发现一家新的咖啡店,该咖啡店于去年八月才搬到附近。它是由著名的湾区咖啡品牌Verve开设的。称它为咖啡店并不能完全做到正义。因为在这里客户可以喝杯装拿铁咖啡,还可以选择与自己选择的饮品完美搭配的餐点,在占地7,000平方英尺的空间里还设有工业烘烤室以及创新实验室,供员工开发新的咖啡产品。

大学毕业后,科尔比·巴尔和瑞安·奥多诺万(Ryan O’Donovan)于2007年在他们的家乡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斯创立了Verve,其愿景是制造“农场到餐桌”咖啡,仅仅是小批量采购和烘焙咖啡豆。这是第三次浪潮的开始:当它们出发时,加利福尼亚州仅有的其他手工咖啡烘焙商是Ritual和Blue Bottle。

在过去的12年里,Verve已经成长为第三波咖啡世界的主要参与者,每年创造数千万美元的收入(作为一家私营公司,Verve不披露其收益)。与大约在同一时间开始的其他第三波咖啡公司相比,Verve的增长相形见绌,部分原因是Verve的创始人选择不接受风险投资。

尽管如此,该行业的指数级增长给Verve的创始人施加了继续扩大规模的压力。他们一直致力于通过开发新的零售体验以及消费咖啡的新形式来增加收入。例如,虽然冷冲咖啡已经流行了很多年,但Verve的创始人认为,将咖啡渣浸入冷水中的传统方法不能准确地捕捉到该品牌咖啡的味道,而这需要加热才能散发出各种香气。因此,Verve创建了Flash Brew,该方法包括取出煮好的咖啡,快速将其冷却,然后装罐。该公司还与一家名为Dripkit的初创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该公司创建了一次性纸制工具包,使您可以在办公室或旅途中冲泡咖啡。

该品牌的最新创新是速溶咖啡,创始人认为,速溶咖啡能够准确捕捉Verve最受欢迎的一种混合饮料的味道。尽管速溶咖啡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但Verve花费了多年的研发才能获得正确的配方。要想正确地进行计算,它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您需要完善咖啡的风味,然后将其冲煮成浓缩物,然后将其脱水成粉末。诀窍是完美地获取和冲泡咖啡,然后及时将其暂停。

咖啡界兴起订阅模式

现在,除了第三波品牌本身之外,还出现了新的业务来帮助客户发现这些新品牌。在某些方面,这种情况类似于2000年代初流媒体播放音乐使之广泛可用时所发生的情况,而Pandora,Spotify和Apple Music等平台则试图帮助听众找到他们喜欢的音乐。

在咖啡世界中,MistoBoxBean Box 等咖啡订阅业务已有效地成为发现平台。在这些订阅中,发展最快,技术含量最高的是  Trade,这家成立两年的初创公司使用匹配算法来识别客户在咖啡方面的个人口味,并将其与第三波品牌的特定烘焙产品相匹配。到目前为止,该品牌已经吸引了200万客户。

Trade拥有一名内部咖啡专家,他可以在平台上品尝400多种咖啡中的每一种,并评估每种咖啡的风味。当客户到达公司的网站时,他们会回答有关其口味的问题,然后平台将其与特定的咖啡进行匹配。他们在家中收到一袋咖啡,然后提供反馈以微调算法。对于品牌方来说,Trade不仅是出售咖啡的好方法;它还充当营销引擎,帮助全国各地的客户发现他们。

一些客户在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咖啡时会暂停订阅,但是该平台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满足正在寻找各种咖啡的客户的需求。

Trade 首席执行官迈克•拉克曼说:“咖啡是一种独特的产品,它的市场是巨大的,这意味着第三波咖啡品牌有机会改变几乎所有的咖啡饮用者,现在的关键是找到他们。”

六哥,本名何宇清,【商业不靠谱】发起人,BUIDL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互联网创业老兵,中科院特聘创业导师。从09年创业至今,做过AR黑科技,折腾过电商,做过女性社交购物APP,创业前任职于奥美、大旗网。爱分享,爱折腾,也爱打太极拳。六哥是陈式太极拳十二代传人,欢迎与他交流切磋。

文创与生活消费

绿植电商有大可为,D2C绿植零售商完成750万美元A 轮融资

头像

发布于

on

国内鲜花电商一直是竞争主战场,该赛道玩家众多。第一代玩家主要围绕束花配送,满足鲜花花束送礼血药,第二代玩家用每月订购的新模式(尤其每月99元4次配送的低价策略)开辟了家庭插花场景而快速崛起。绿植因为标准化程度低、消费频次低一直不被大家看好,那这一块究竟有没有机会呢?

我们观察到几个月前有一家D2C(直接面向消费者)绿植零售商 Bloomscape 在 A 轮融资中融到了 750 万美元的资金,一些知名 D2C 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参与了该轮融资。

Bloomscape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贾斯汀·马斯特(Justin Mast)家族拥有和经营温室已有 5 代人的时间。早在 10 多年前,他就首次尝试想做成 Bloomscape 这门生意。在那之后,马斯特辗转于其他一些初创公司,但他说:“Bloomscape 是我的遗憾,我做梦都会梦到它。”

目前版本的 Bloomscape 是在一年多前才上线的,至今已经售出 100000 多株绿植。该公司总部位于底特律,而发售的绿植是从其位于密歇根州大急流城附近的温室当中运出的。

当被问及现有的实体店绿植购买流程有什么问题时,马斯特表示,方便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尤其是涉及到那些个头太大以至于无法单手携带的绿植时。马斯特说,Bloomscape 的包装和运输方法适用于各种尺寸的绿植,从 10 英寸(合 25 厘米)的芦荟到 5 英尺(合 1.5 米)的天堂鸟,不一而足。

此外,Bloomscape 还在通过其 Plant Mom 服务帮助人们养护绿植,他们可以通过此项服务向专家寻求建议。事实上,Plant Mom 指的是马斯特的母亲乔伊斯(Joyce),后者拥有超过 40 年的园艺经验。

马斯特说,这项服务仿照的是他自己的经历,即在绿植出现问题时发短信向妈妈求助,“我们希望搞清楚如何做好这件事,让它不那么像是技术支持,而是让人感到方便、热情和有帮助。”(之后,Bloomscape 招募了其他专家来为乔伊斯提供支持。)

马斯特补充说,他认为这项免费服务是 “创造价值的巨大机遇”,尤其是因为 “那些感到有信心能够养活植物的人会购买更多的绿植”。

归根结底,马斯特的愿景是:让 Bloomscape 参与到 “家庭和花园各个区域的绿植生活”。

这轮新融资的领投方是 Revolution Ventures,参与跟投的投资者则包括:Endeavor、Allbirds 联合创始人乔伊·茨威林格(Joey Zwillinger)、Away 联合创始人珍·卢比奥(Jen Rubio)、Eventbrite 联合创始人凯文·哈茨(Kevin Hartz)、Harry’s 联合创始人杰夫·雷德(Jeff Raider)、Quora 联合创始人查理·奇弗(Charlie Cheever),以及 Warby Parker 联合创始人尼尔·布卢门撒尔(Neil Blumenthal)和大卫·吉尔博(Dave Gilboa)。

“绿植是一个高度分散、快速增长的行业,但这个市场走向网络的步伐一直很慢,这是因为生物的仓储和运输是件难事。”Revolution Ventures 合伙人克拉拉·西格(Clara Sieg)在一份声明中说,“凭借 5 代人的园艺经验,贾斯汀和 Bloomscape 团队把电商的便利性跟养护资源结合在一起,由此形成一种品牌化的、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体验,让那些即使最不熟悉绿植的人也能成为成功的绿植养护者。”

继续阅读

文创与生活消费

音频是色情业的未来吗?啪啪界的喜马拉雅平台去年融资超过800万美元

何宇清(六哥)

发布于

on

音频是色情业的未来吗?最新发布的基于声音的色情网站Quinn的创始人(斯坦福大学肄业生)就是这么认为的。

对于一个以赚钱而闻名的“内容制作”行业,啪啪界新秀Quinn正在将其业务重心投入到一个全新赛道——色情音频平台。这家初创公司于今年4月份发布了Beta版,本周启动了重新设计的网站。该初创公司希望通过其全新的纯音频色情平台,摆脱行业所熟知的依赖视觉的用户体验。

但是,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声音的色情公司能否蓬勃发展?

Quinn创始人Caroline Spiegel相信这一模式可行,她在高年级时离开斯坦福大学创立了Quinn。根据她的经验,该行业过度依赖视觉内容,从而损害了用户体验。例如全球最大的咻咻网站Pornhub。Spiegel说:“满屏都是内容,而且几乎所有内容都是动态的。”她将自己经历的过度刺激与在超市中有很多选择的经历进行了类比。你离开时不确定最终要买什么。

Spiegel将Quinn视为“失去控制感”的答案。总的来说,该网站的用户体验得到了简化,并且与Pornhub这样的网站形成强烈对比。实际上,除了音频故事的封面图像之外,网站上根本没有视觉内容。Spiegel是音频色情的“粉丝”,她将网站的简洁用户界面看作是他们对“色情可以成为更放松的体验”这一理念的执行。

Quinn希望将音频色情带入主流,但它并不是这个领域的唯一参与者。据《福布斯》(Forbes)报道,音频色情初创公司在过去一年中累计获得了超过800万美元的投资。

Spiegel认为Quinn与其他音频色情公司(例如基于订阅的Dipsea)的区别在于,该网站(可免费访问)是一个平台,而不是内容制作者,简言之就是咻咻界的喜马拉雅。这使业余爱好者和专业人士都可以通过单击按钮来上传音频内容,并维护自己的发布内容。该公司可能最终希望建立类似于其他免费平台的收入模型,并在声明中表示Quinn正在探索“多种形式的货币化,包括广告”。

Quinn的内容将100%由用户生成。对于Spiegel而言,设计一个非内部制作内容的平台是一种开放性的练习:“我们想共享更多形式的内容,而我们不能自己创造这些类别。”她将网站与Reddit进行了比较,希望社区能够标记出任何违反其平台社区准则的内容。但是,正如我们在其他主要平台上看到的那样,依靠社区自治可能是一个模糊的领域。

Quinn计划逐案解决潜在的侵权行为。目前,Quinn员工正在审核标记的内容。如果他们确定它违反了网站指南,则会将其删除。

对于Spiegel而言,创建社区以及在用户和创作者之间建立联系是Quinn使命的关键。通过免费访问,简洁的界面设计和UX(鼓励用户像其他社交平台一样与网站互动),Quinn希望建立联系并为广大受众创建一个友好的环境-以证明色情不仅仅在于视觉。

继续阅读

前沿科技

企业创新的下一个大趋势,靠新型孵化模式保持饥饿感

头像

发布于

on

初创企业的培育是一场全球性的经济革命,初创企业已经成为创业世界中最重要的参与者。在创新驱动、竞争异常激烈的当下市场中,保持对创新的敏感、创造开放生态平台是大企业持续获得成功的关键。现在一个新趋势就是,传统大公司都在教他们的员工离开舒适地带,学会像企业家一样思考。这是一种全新的内部孵化模式,通过与科技孵化器合作,将传统的内部创业外部化。传统的内部孵化很难让被孵化项目保持自己独立的调性。虽然是在母公司的支持下,但是要利用外部资源来完成所有孵化工作。

当James Russell提出使用机器学习为小型企业创建量身定制的保险产品的计划时,他面临着一个难题。

在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中,这是一个好主意,但他的雇主英国保险公司英杰华(Aviva)不想在内部开发这个项目。

Russell说:“这远远超出了英杰华公司的发展路线图,从公司层面还有更多紧迫的优先事项。” 另一方面,Russell不确定是否要离开拥有17年历史的公司安全部门去创业。

他说:“我非常适应在公司上班,并且有妻子和家人需要照顾,选择自主创业于我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因此,英杰华公司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他们将Russell送到了伦敦初创公司孵化器Founders Factory,在那里他可以着手开发和测试初创公司的想法,同时仍然保留着英杰华公司的职位。

八个月后,这个想法变成了一家名为Brisk的6人公司,该公司已经开始产生收入(Aviva是客户之一),并从外部投资者那里又筹集了30万英镑来推动业务发展。

创业精神的兴起

Founders Factory联合创始人George Northcott说,像这样的创业精神计划正在卷土重来。

多年来,传统大公司尝试了多种寻找新想法的方法,从对初创公司的投资到企业风险基金,再到运行自己的加速器计划。现在,从他们自己的员工那里获得想法的老式想法又重新流行起来。

“如果没有内部的力量,我们将永远不会拥有建造Brisk的见识。”

除了与英杰华合作外,Founders Factory还与化妆品公司欧莱雅开展企业内部创业计划,该公司孵化的品牌包括Dettol,Strepsils和Durex。

LMarks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司,为企业客户运行加速器计划,同时也正在进入企业内部创业计划,首先是一个旨在帮助一家大型日本公司的员工发展新业务构想的项目。

德国化工公司巴斯夫去年12月开设了一个内部孵化器,称为Chemovator,以在驻地企业家的指导下帮助员工发展新业务。

诺斯考特说,公司员工是企业思想的重要来源。“如果没有内部的了解,Founders Factory的开发人员就不会拥有建立Brisk的真知灼见,因为James对市场机会的看法是独特的。”

LMarks开发部负责人本·托马斯(Ben Thomas)说,但是要想将这些想法转化为现实业务是困难的。

黑洞

大多数公司通常都尝试过某种形式的“思想库”,要求员工为新产品和商业创意提交提案。但是过去这些都行不通。坦率地说,“思想库是黑洞。他们陷入了光明之中,什么也没有冒出来。”

坦白说,它们是黑洞。它们吸收了所有的光线,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出来。”托马斯说。

新想法在原公司框架下经常陷入困境,常常无疾而终,难以落实。这家与L Marks合作的日本公司正在尝试一种更为结构化的方法,在这种方法中,员工会提出想法并选拔一些人进行为期16周的计划,以开发出最低限度的可行产品。

同样,在Chemovator,员工要进行一次正式的路演,如果被选中的话,还要参加一个正式的计划。

“巴斯夫员工总是想出新主意,但这些绝妙的主意往往会消失,因为很难为其找到真正的市场,” Chemovator创新运营经理Lisa Schneider说。“我们想提供一个地方,让我们真正将其发展为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到目前为止,Chemovator已经从员工提出的大约70个想法中选择了10个想法进行开发。内部企业家总共有24个月的时间来发展这个想法。如果业务起飞,它既可以返回巴斯夫的业务部门,也可以作为独立公司分拆出来。施耐德说,正在开发的10家企业中,大约有3家是被剥离出来的。

不同型号

创业计划有多种形式。

Russell在英杰华(Aviva)以外的地方完全独立创建了布里斯克(Brisk)公司,现在已经筹集了30万英镑的额外资金来开展业务。

同时,这家日本公司将保留通过内部创业计划创造的任何新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巴斯夫计划保留从Chemovator分离出来的公司的股份,但会为其他投资者留下空间。

在某些情况下,企业内培训计划被更多地视为员工培训工具。

“欧莱雅希望他们的员工在快节奏的环境中工作,然后将这些学习成果带回核心业务。”

诺斯科特说:“例如,欧莱雅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们希望员工在节奏更快,限制更少,官僚主义更少的环境中工作,然后将这些知识和联系带回核心业务。”

一位欧莱雅员工最近被借调到Founder’s Factory帮助建立了一家有影响力的营销公司,后来又通过升职回到了欧莱雅。

诺斯科特说:“他们非常认为,借调是他们的明星员工获得新型经验和学习新技能的一种方式。” “这些大公司在招聘毕业生和留住明星员工上花了很多钱。他们现在将一些人丢给了初创公司,他们觉得如果能给最好的人机会在初创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将有助于长期留住他们。”

风险是一些尝过创业生活的员工可能不会回来。

但是,当他们可能失去一名员工时,他们可能会与一家新成立的初创公司建立密切的关系。

继续阅读

最新文章

关于【商业不靠谱】

发掘全球创新智慧,bukop.com不追求点击率,只追求点醒率:点醒读者的几率。

作为创业者,我们最浪费不起的是时间。我们团队希望把每天的观察写成文章,从万千信息中挖掘最有价值的商业创意和创新思考,帮你省时间,让这些知识成为你事业的启发。我是六哥,感谢关注【商业不靠谱】。

添加六哥微信号,聊创业,吹牛逼:jackhe2013

成为赞助人

您可以通过打赏来支持网站发展:

比特币:1Mp8DhAfTCiArkXCbV39agA3HXoyjeJRzL

以太币:0x6eD48d023ee2f8905c74138Bd30b0A545456ECA6

支付宝:bbihyq@hotmail.com

如果您确实打赏了小费,请给我发邮件,以便我能说声感谢。

热门阅读